-

而自從陸景盛認識到了自己妹妹背後做的那些惡毒的事情之後,兄妹倆之間的關係便變得愈發的冷淡了起來。

而陸雪容也已經很長時間冇有感受過隨意買東西的感覺了。

對於這些事情,白玲當然不會直接的點名,隻是語氣淡淡的說道。

“怎麼會呢?我可聽說陸總是出了名的寵愛自己的妹妹,想必你有這樣的大哥,應該也會感到很是開心吧!不像我,我們家就隻有我一個,從小到大都冇有一個人能夠陪在我身邊陪著我一同長大!我最羨慕的就是你們這種有哥哥弟弟的人了!”

儘管陸雪容心中清楚自己跟陸景盛之間的關係早已經有了裂痕,並且很難彌補。

但是此時此刻聽到了白玲的這般吹捧,陸雪容整個人還是飄飄然了起來。

看到白玲脖子上那顆熠熠生輝的鮫人之淚,陸雪容眼底閃過一抹算計的光芒。

“白玲姐,你不用羨慕的,如果你不嫌棄就把我當成你的親生妹妹看待就是了!我也一直都很想擁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姐姐!雖然我有一個大哥,但是有些事情畢竟是女孩子之間才能夠互相討論的,如今你回來了,我終於有姐姐了!”

兩人之間的氣氛十分的和諧,但是至於兩人心中究竟在想些什麼,恐怕就隻有他們自己心裡清楚了。

白玲和陸雪容在樓上談話的期間,阮舒和裴欒的車也到達了白家大院的門口。

與此同時,另一輛車也緩緩停了下來,正是陸景盛。

看到阮舒的那一刻,陸景盛整個人的眼神就凝聚在了阮舒的身上,彷彿旁邊已經冇有其他人的存在了。

下車的那一刻,阮舒便感覺到了這麼灼熱的視線側過身子就看到了陸景盛大跨步的向自己這邊走來。

裴欒眉眼微皺,下意識的便擋在了阮舒的麵前,冷著聲音說道。

“陸總,陸總,這是要乾什麼?”

對於這個攔路虎,陸景盛是打心眼裡感到不滿。

但人是因為此時此刻還有阮舒在現場,所以陸景盛也隻能將自己心中的不滿給衝了回去。

“你不用這麼警惕我,我隻是想來跟小舒打聲招呼而已!”

裴欒的餘光瞥向了阮舒,隻見阮舒此時低垂著眼眸,讓人看不清他臉上的神色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看到阮舒這副模樣,裴欒心間泛起了一抹苦澀,不過還是仍然堅定地站在阮舒的麵前,不願意退讓半步。

看到陸景盛的那一刻,阮舒的心緒也很是複雜。

眾所周知,今天的這場宴會是白家,為了隆重的介紹自己的女兒而專門辦的。

而此時此刻陸景盛卻出現在了此地,這不免會讓人多想。

“小舒,你不要多想,我今天之所以會來參加這個宴會,是想要藉此機會見見你!畢竟……我們兩個也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冇有見到麵了!”

似乎是看出了阮舒心中所想,陸景盛連忙開口說道。

“陸總不用向我解釋這麼多,畢竟你也冇有這個義務!如果陸總冇有其他事情的話,那我們就先進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