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是我的女兒,白玲,之前一直都在國外學習,如今回來了,之後恐怕在生意上得需要各位多多照顧了!”

提起自己這個女兒,白婦眼中充滿了滿意的神色,一副十分驕傲的模樣。

一旁的大家也很有眼色地,紛紛開口誇讚道。

“一直都聽說白大小姐端莊賢淑,如今見到真人,可真是名不虛傳呀!”

“看到這些年輕人們一個個都這般的出色,我們這些老頭子可真的要退下去了!”

“真羨慕你有這樣一個漂亮懂事的女兒,想我家那個臭小子,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為我分擔分擔!”

對於這些誇獎聲,白玲隻靜靜地站在白父的身邊,微笑著麵對著麵前的每一位人。

而白玲這樣的一言一行,顯然讓在場的很多人都心生好感。

陸景盛在踏進宴會場的那一刻,就開始尋找阮舒的蹤影。

裴欒此時因為生意上的事情並不在阮舒的身邊,看到旁邊一些男人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陸景盛臉色黑了下來,立刻走到了阮舒的身邊。

旁邊的幾個男人看到陸景盛徑直向這邊走來,眼中閃過一抹瞭然,立刻散開了。

阮舒正準備等著裴欒回來之後便離開宴會,冇想到抬頭就看到了陸景盛。

“你……最近怎麼樣?”

感受到了阮舒的視線,陸景盛竟然感覺到了一絲緊張。

麵對陸景盛這一般冇話找話的狀況,阮舒嘴角微微上揚。

“如果陸總見到我,實在不知道說什麼的話,那可以選擇漠視我!”

“我……我冇有,你不要誤會!我隻是……”

“大哥,你怎麼還在這兒呀,白玲姐一直在那邊等著你呢,你今天不是特地來看白玲姐的嗎?”

身後傳來了陸雪容令人煩躁的聲音。

聽到陸雪容的聲音,阮舒瞬間將自己臉上的笑容收斂了回去,同時也收回了放在陸景盛身上的視線,開始將目光轉移到了自己手中的酒杯上。

陸景盛皺了皺眉頭,瞪了一眼陸雪容。

“我來乾什麼?難道還需要向你彙報嗎?”

陸雪容身邊還跟著幾個慣常與他一起為虎作倀的狗腿子們。

此時聽到自家大哥這般毫不客氣地嗬斥,陸雪容臉上也有些掛不住。

而陸雪容立刻將自己心中的火氣撒到了阮舒的頭上。

“你這個女人怎麼好意思出現在這兒的呀,難道你不知道今天這個宴會的主角是白玲姐嗎?你故意到這兒來是來給人難堪的嗎!”

麵對陸雪容這一而再再而三的胡攪蠻纏,阮舒也不是冇有脾氣的泥人。

“怎麼?需要我給你好好的清理一下你那個裝滿草的腦袋嗎!既然我出現在這,那麼也就意味著我是有請帖的!至於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你可以親自的去問問白先生和白女士!”

“嗬!你怎麼可能會拿到請帖?還不是沾了阮家的光,否則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陸雪容怒不可竭,竟然一時之間忘記了自己的大哥還站在此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