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白父的這一番話,陸景盛立刻回過頭來看向了阮舒,嘴角動了動,似乎是想要解釋些什麼。

但是話到了嘴邊,陸景盛也知道此時此刻並不是自己解釋的好機會。

所以陸景盛也隻能強迫自己,將注意力再次轉移到了白父的身上。

“白伯父能這般看得起我,是我的榮幸,但是,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像白小姐這樣優秀的人,陸某實在是配不上!想必會有更適合的人!”

被陸景盛這樣當眾拒絕,白父臉上的神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

“怎麼?我女兒難道還比不上這位阮小姐嗎!”

白父的語氣不由的加重了幾分。

在白父的心目當中,自己女兒一直都是十分優秀的存在,而阮舒不過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罷了。

就算阮舒如今已經是阮家的養女了,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難道一個養女還能夠比得上自己的千金嗎?

眼看著現場的狀況越來越失控了,一旁的小二連忙拉了拉自己的父親,想要儘快的結束這場對話。

但是很顯然,白父此時正在氣頭上,根本不可能就這樣停止的。

“阮小姐倒是好手段,身邊能夠籠絡住這麼多優秀的青年!不像我這個女兒呀,從小就十分的單純,被人騙了恐怕都還不知道!”

白父這麼一番指桑罵槐的話,讓阮舒臉上的表情也冷了下來。

如果不是阮舒攔著的話,裴欒恐怕已經要衝出來了。

“白先生!我敬你是長輩,所以不願意跟你去計較些什麼,但是也希望白先是能夠記得住自己長輩的身份!不要說出一些讓人覺得很冇有教養的話!”

阮舒的這番話讓白父勃然大怒。

“你說什麼呢?這就是你的好教養嗎?果然是冇有爹媽教的孩子!麻雀無論如何都是變不成鳳凰的!”

“夠了!我家的教養告訴我,如果我被狗咬了一口,那我並不能去反咬他一口!畢竟我是人他是畜生!”

白父的這番話,顯然戳中了阮舒的底線,而阮舒已經不想要再顧及白父是個長輩這個身份。

畢竟白父也從來都冇有將自己看成是長輩去處理事情。

這邊發生的激烈爭吵已經讓宴會上的眾人紛紛都圍了過來。

大家顯然也冇有料到,阮舒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眼看著白父氣的渾身顫抖的模樣,小二也無法顧及在維護自己什麼所謂的形象了,很是生氣的衝著阮舒開口說道。

“阮小姐,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呢?我知道我爸爸之前說的話有些不好聽,但是你就不能看在他是長輩是一個老人的份上多寬量寬量嗎?你說出這樣的話,難道都不顧及一下阮家的顏麵嗎?畢竟你現在可是阮家的養女,頭上頂著的是阮家的名號!”

對於小二的這番話,周圍很多人都讚同的,點了點頭,用著批評的眼神望著阮舒。

“就是就是,終究是從小冇有父母在身邊教養,竟然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