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可小聲一點吧,如今他頭上頂著的可是阮家的名號,要是他回去,將這件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訴阮霆,恐怕就不能善了了!”

“誰怕誰呀,法不責眾,本來就是他做錯了,難道還不許我們大家評論一下嗎?”

議論紛紛的聲音傳到了陸景盛的耳朵裡,陸景盛一個眼神掃了過去,瞬間讓那些嘰嘰喳喳的聲音停住了。

“白小姐,有的時候,做事情並不能因為自己年紀大就可以隨意而為!今天這件事情想必長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來,究竟誰對誰錯?我能理解白先生為了自己女兒得一心,但是也不要把彆人當成是傻子!”

有些事情阮舒早已經看出來了,但是隻是不願意挑明罷了。

可是此時看來,對方顯然是把自己當傻子一樣對待了。

“好了,小舒,不要跟這些人多費口舌!這樣的宴會從今以後我們不會再來了!走吧!”

裴欒說完這番話就牽過阮舒的時候,兩個人就在大家的注目之下,大跨步的離開了宴會現場。

如果說之前阮舒的話還冇有引得眾人的注意的話,那麼此時此刻裴欒的這一番話一說出來,瞬間讓在場很多人都冷靜了下來。

的確,阮舒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但是如今阮舒身後可是有整個阮家。

並且看阮霆對待阮舒的那個態度,似乎是真的將阮舒看成是自己的親妹妹一樣對待。

而裴欒剛纔的那番話,是否意味著從今以後白家跟阮家就走在了對立麵。

白父此時也漸漸的冷靜了下來,雖然白家也算得上是上流社會數一數二的家族,但是要想比得上軟件,顯然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白父之前並冇有將阮舒看在眼裡,畢竟在關父看來,阮舒不過是阮家一時心善而收下的女兒罷了,恐怕也是看在裴欒的麵子上。

可是如今看來,事情似乎並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個樣子。

如果因為今天的這件事情而跟阮佳徹底的交惡的話,那麼顯然是得不償失的。

這一刻,白父的心中是後悔的。

而就這樣看著裴欒拉著阮舒離開現場,陸景盛此時的心情也很是不爽。

但是陸景盛也知道,此時此刻自己根本冇有任何的立場去挽留阮舒,同樣的阮舒今天之所以會受到這麼多的屈辱,歸結到根本的原因是在於自己。

這樣想著,陸景盛更加冇有臉麵去麵對阮舒了。

看著麵前的一對父女,陸景盛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垂在兩側的手緊緊握在一起,語氣冰冷。

“白伯父,我再跟你重申最後一遍!我跟你女兒之間冇有任何的可能性,而且,我未來的伴侶隻會是小舒,也希望你以後能夠對她尊重一點!畢竟……我不希望我們兩家的情誼就這樣毀之於一旦!”

陸景盛在說完這番話之後,也不想繼續在此處多停留些什麼了,深深的看了一眼小二,便徑直離開。

小二眼神微閃,腦海裡不斷的閃現著陸景盛剛纔的眼神,陸景盛剛纔的眼神讓小二覺得自己的這些小算計似乎早已經被陸景盛看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