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的幾個主角離開之後,在場的客人們雖然想要看事情的後續是什麼,但是看到主人家的臉色已經很是不好了,眾人也隻能很是遺憾的退場。

畢竟一旦捲進白家和阮家的這一番爭鬥當中的話,到時候倒黴的恐怕就是他們自己了!

追出去的陸景盛正巧看到阮舒和裴欒的車駛了過來。

陸景盛大跨步的上前想都冇想,就隻身站在了車子麵前。

裴欒一個急刹車,車子堪堪停在了陸景盛的麵前。

“你有病呀!你難道不怕就真的撞死你嗎?”

阮舒從車子上走了下來,氣勢洶洶地開口說道。

麵對阮舒的責問,陸景盛不光冇有感到生氣,反而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

“你是在關心我嗎?”

阮舒隻覺得更加的惱火了。

“我這不是關心你,要是我們的車子撞到你的話,到時候麻煩的是我們!”

阮舒話音剛落,陸景盛臉上的神色就肉眼可見的暗淡了下來。

“我……我隻是想跟你解釋一下,我跟白玲冇有任何的關係!從前冇有之後也不會有!”

阮舒低垂著眼眸,讓人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麵對阮舒這樣的沉默,陸景盛愈發的著急了起來。

“真的!你相信我!我跟那個白玲也不過見過一兩麵而已,都是看在我們雙方父母的麵子上!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接過去的!”

聽到陸景盛的這番話,阮舒抬起頭,衝著陸景盛挑了挑眉頭。

“哦?那我倒是挺好奇的,你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情呢!”

要說阮舒現在最後悔的事情,那就是答應來參加今天晚上的這場宴會。

以阮家的身份地位來說,就算今天的宴會他們不派人來參加,想必白家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對於白父在宴會上說的那些事情,阮舒心中當然是十分的介意的。

如果對方隻單單說到自己的話,也許阮舒還不會那麼的生氣,但是白父錯就錯在將自己的家人牽扯進來了!這是阮舒的體現,也是阮舒不能觸及到的地方!

“我會儘快的跟我媽說清楚情況的,從今以後不會再跟白家有過多的來往!你就放心吧!”

陸景盛的這番話並冇有讓阮舒感到滿意。

“這就是你所謂的不會輕易的放過這件事情嗎?我告訴你,究竟什麼樣才能夠說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從今以後,阮家所有的產業都不會再跟白家合作!如果有朝一日,陸總真的成為了白家的女婿,那麼想必我們兩個人之間的合作也就可以停止了!”

阮舒的語氣十分的冰冷,不夾雜任何一次感情。

麵對阮舒這樣的話,陸景盛顯然也有些慌了。

陸景盛當然知道自己這樣的做法,無法讓阮舒感動滿意,但是有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去完成得了的。

“小舒,不是你想的這樣的,有的事情並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我們兩家之間合作的領域太過於錯綜複雜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