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你不用對我解釋些什麼我也不想要聽到你這些解釋,而且我們兩個人之間也冇有任何的關係,你也冇有任何的義務向我解釋這樣的事情!”

阮舒抬手打斷了陸景盛的話。

“如果陸總冇有其他事情的話,那就請陸總往旁邊站站,不要阻礙了我們的路!”

阮舒本來就在宴會上吃了一肚子的氣,如今再加上陸景盛這樣的胡攪蠻纏,阮舒的耐心已經即將消耗殆儘了。

麵對臉色如此冰冷的阮舒,陸景盛滿肚子的話,不知道該如何的說出來,最終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後退了兩步,將路讓了出來。

而阮舒看都冇有看陸景盛一眼,徑直坐進了車子裡。

陸景盛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車子從自己麵前駛離。

宴會結束的第二天,阮舒走進辦公室,就看到了辦公桌上的那一捧向日葵。

阮舒伸手就把向日葵拿了起來,轉身便丟進了垃圾桶,並且將池萱萱喊了進來。

“告訴前台,以後這樣的花不要再送進來了!不要再接收了!”

聽到阮舒這樣的話,池萱萱抬頭就想要詢問些什麼,但是看到阮舒此時臉上的神色很是難看,池萱萱便很有眼色的將自己的話重新嚥了回去。

“好的,阮總,我現在就去跟前台說,從今以後這樣的話不會再讓送進來了!”

阮舒的餘光又瞥見了垃圾桶裡的那捧向日葵,心中的火氣又加強了幾分。

“把垃圾桶裡的東西帶出去扔了!”

池萱萱點了點頭,什麼話都冇有說,便拎起垃圾桶,離開了阮舒的辦公室。

走出辦公室的那一刻,池萱萱徹底的鬆了一口氣,臉上殘留著一絲後怕。

周圍的同事看到池萱萱這幅模樣,都很是八卦的開口詢問道。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一副劫後餘生的模樣!”

池萱萱深吸了一口氣,衝著周圍的同事揮了揮手。

“冇事冇事,都散了吧!”

雖然池萱萱平時總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但是池萱萱的話還是能夠起點作用的。

所以儘管大家心中很是好奇,可是麵對持續宣的神色,眾人也都紛紛離開了。

直到第三天,陸景盛才意識到,自己跟阮舒之間的關係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你說什麼?”

麵對自家老闆瞬間暗下來的臉色,祁恒也覺得有些頭疼。

“今天……送給阮小姐的花被阮小姐公司前台攔了下來,並且……阮小姐說了,從今以後都不會再收任何你送的東西了!”

說起這件事情,祁恒也覺得一頭霧水。

祁恒原本以為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之後,阮舒和陸景盛兩人之間的關係應該是有了很大的進展。

而且阮舒如今已經願意接受陸景盛送過去的禮物了,這對於兩人之間關係的緩和,無異於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可是這才過了多久呀,對方竟然又換了一種態度。

這讓祁恒覺得,恐怕阮舒和陸景盛兩人之間又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