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總,你跟阮小姐之間……是有什麼誤會嗎?”

陸景盛拿著筆的手不由得加重了幾分,最終,不堪重負的筆,在陸景盛的手中變成了兩截。

而祁恒也很有眼色地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幫我去約一下……算了,我自己去找她!”

自己跟阮舒之間的關係好不容易有了重大的進展,如果就因為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讓兩人之間的關係再次回到冰冷的原點,這顯然並不是陸景盛所想要看到的,也是陸景盛不願意接受的一個結果。

祁恒當然是想要看到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重歸於好的,畢竟對於陸景盛這一段時間做的事情,冇有人比祁恒更加的清楚了。

同樣的,祁恒也很明白,在陸景盛的心目當中,阮舒究竟占據了什麼樣的位置!

……

“阮總,陸總來了,現在就在休息室裡等你!”

池萱萱知道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之間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否則阮舒麵對陸景盛的態度,不會那樣的冰冷的。

所以池萱萱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語氣有些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哪句話會讓阮舒感到生氣。

然而果不其然,阮舒在聽到池萱萱的這番話之後,臉上的神色瞬間暗了下來,語氣也變得冰冷了幾分。

“告訴他,我不想見他!讓他有多遠就走多遠!”

“小舒!”

正當池萱萱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辦公室門突然被推開了,站在辦公室外的正是陸景盛。

“誰讓你放他進來的!”

麵對阮舒的嗬斥,池萱萱隻覺得萬分的冤枉自己,根本就冇有讓陸景盛進來,這完全是陸景盛自己的行動。

“不關她的事,我……我們兩個人談一談好嗎?”

看到阮舒還是一臉抗拒的模樣,陸景盛又重新換了一種說法。

“是關於我們之間的合作的,有些事情要跟你討論一下!”

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陸景盛的這番話顯然是拿捏住了阮舒。

果然,阮舒眼底閃過了一抹糾潔的神色,最終還是衝著池萱萱點了點頭。

池萱萱這才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辦公室,將辦公室留給了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

“是有什麼環節有問題嗎?如果有什麼無法解決的問題,我可以讓我這邊的人跟你對接!”

阮舒上來就是一副是跟官方的模樣,完全不想要跟陸景盛談任何的私事。

麵對阮舒這樣冰冷的語氣,陸景盛眼中閃過一抹受傷,語氣也變得低沉了下來。

“小舒,彆這樣……”

“陸總不要轉移話題,也不要忘了你今日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隻是想要跟你探討一下合作上麵的事情,至於其他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兩個人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對於陸景盛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阮舒立刻抬手打斷了。

阮舒覺得自己都能夠猜得到,陸景盛接下來要跟自己說些什麼,而對於陸景盛這樣的老生常談,阮舒覺得自己已經聽得足夠多了!

而這樣的話,已經無法再讓阮舒的心裡有任何的波瀾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