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助理顯然也冇有料到,阮舒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麵對阮舒這般強硬的態度,小助理也知道,自己就算說破了天,恐怕也是冇有辦法讓阮舒接受這些修改意見的。

最終小助理也隻能黯然的離開了。

工作室裡就隻剩下了池萱萱和阮舒兩個人。

“這個江珊珊也太冇品位了吧,竟然能提出那麼智障的意見!這樣的人竟然還有腦殘粉,簡直是太可怕了!”

看著池萱萱一副暴走的模樣,原本心情還有些不悅的阮舒,此時不由的噗嗤笑出了聲。

“你這麼激動乾什麼,當初是誰聽到江珊珊的名字,那麼激動的,我還以為你也是她的腦殘粉呢!”

池萱萱一副一言難儘的模樣,衝著阮舒滿臉悲痛地說道。

“我這是被矇蔽了雙眼呀,當初竟然還真心實意的喜歡過她!如今看來簡直是瞎了眼!之前我還跟那些粉絲們一樣,以為她典禮上穿的那些醜衣服是工作室要求的,如今看來,根本就是她毫無審美!而且還耍大牌!”

在池萱萱看來,阮舒是頂尖的設計師。

而設計出來的也是頂尖的作品。

這樣的作品是多少人夢寐以求。

而江珊珊竟然還如此的不守時,不重視!

“早知道她是這副德性,我們當時根本就不應該答應下這件事情!”

池萱萱此時是滿眼的後悔。

“好了好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好在當初簽訂的合同裡麵說的清清楚楚,所以就算我們拒絕對方的修改意見,也並冇有觸及到合同的規定!如果他們偏要這樣做的話,那大不了這件衣服我就自己留著了!”

阮舒平時也是會參加一些宴會的,雖然阮舒並不是很經常的會穿著自己設計的衣服,但是對於麵前這件衣服,阮舒還是頗為滿意的。

所以將這件衣服留給自己,對於阮舒來說倒也冇有太多的捨不得。

小助理膽戰心驚地回到了公司。

此時江珊珊正在化妝間卸妝,看到助理回來,江珊珊挑了挑眉頭。

“怎麼樣,他們按照我給的意見修改了嗎?”

都說紅氣養人,江珊珊此時一副光彩奪目的模樣,美的讓人都不好意思直視。

原本就很是緊張的小助理,聽到薑珊珊的這番話便顯得更加緊張了,身子都不由的顫抖了起來。

“問你話呢,怎麼不說話!”

一旁的王珍珍也不由得催促道。

助理明白,自己今日的這一遭是怎麼也躲不過了。

“舍予大師說,對於我們發過去的那些修改意見,她覺得都是不合理的要求,所以拒絕修改!”

“什麼!你再說一遍!”

江珊珊噌的一下從化妝椅上坐了起來,語調也不由得上升了幾分。

自從江珊珊火了之後,身邊的人無一不奉承著她,這也讓江珊珊愈發的目中無人了起來。

所以此時麵對阮舒的拒絕,江珊珊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而助理也隻能再次重複了剛纔的那番話。

“她怎麼有這個膽子敢說這樣的話的!明明我纔是她的顧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