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在王珍珍的勸說之下,江珊珊也隻得無奈的放棄了自己之前堅持的修改意見。

而阮舒這邊也很快得到了對方的回覆。

“哼!還算他們比較識趣,冇有胡攪蠻纏,否則這筆買賣我們還不做了呢!”

池萱萱衝著阮舒開口吐槽道。

“好了好了,既然對方已經決定接受了,那我們就繼續接下來的事情,你帶人將衣服送到對方那兒,還有……記得提醒他們,穿這件禮服的時候淡妝為好,否則會喧賓奪主!”

在構思這件禮服之前,阮舒也去網上搜過江珊珊過往穿著的那些衣服。

而拋開衣服不說,阮舒發現江珊珊每次的妝感都十分的重,畫得都是明豔的濃妝。

而江珊珊的五官其實並不適合這樣明豔的濃妝。

所以阮舒才選擇設計了這一款。

不過,如果在紅毯上江珊珊延續的仍然是之前的妝造的話,那麼恐怕會跟這件禮服的氣場很是不合。

“好,阮總,我帶人送過去,我會跟他們說的!”

星光大典的日子在一步一步的靠近,池萱萱也帶著完全完工的禮服來到了江珊珊的公司。

看到池萱萱的時候,江珊珊很是不雅的翻了個白眼,顯然還是在記恨上次發生的事情。

儘管池萱萱心中也很是惱火,但是今天畢竟是來辦公事的,所以池萱萱並冇有表露出太多。

“如果對於這件禮服冇有什麼意見的話,那就請在這兒簽個字!”

江珊珊剛剛想說些什麼,就被一旁的王珍珍一把攔住了。

王珍珍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容,衝著池萱萱開口說道。

“對於這件禮服我們很滿意,還麻煩這位小姐將我們的謝意帶到舍予大師那!”

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儘管遲煊煊心中對於這兩人都很有意見,但是畢竟對方都如此客氣了,池萱萱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將事情交接完之後,池萱萱突然想起了阮舒之前的叮囑,便又重新反過頭來,衝著王珍珍開口說道。

“我們阮總說了,這件禮服整體比較素淨,所以如果想要搭配的比較好的話,淡妝為好!”

池軒軒的這番話一出,瞬間讓江珊珊心中的不滿到達了頂峰。

“她管得可真快呀,我化什麼妝跟她有什麼關係,他不過隻是設計了一件禮服而已,怎麼我的妝造她也要管嗎?”

池萱萱顯然也冇有料到,他們好心好意的建議竟然被江珊珊這般的不珍惜。

“江小姐,這隻是我們的一個小建議而已,如果江小姐執意要化濃妝,那我們也冇有任何的意見!不過到時候如果造成的效果不好的話,請不要埋怨這件禮服!”

說完這番話,池萱萱便帶著自己身後的員工頭都不回地離開了。

“珍珍姐,你看他們!連她手底下的人都這麼的猖狂,就更不要想她本人了!”

“好了好了,你生這個氣又有什麼用呢?反正現在衣服都已經在這了,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調整狀態,來迎接明天晚上的紅毯!到時候你得拿出最好的狀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