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如今對方已經將禮服送過來了,而且星光大典近在咫尺,王珍珍顯然不願意在平生波瀾。

白玲走進江珊珊化妝間的那一刻,就感覺到化妝間的氣氛似乎是有些不對勁。

看到江珊珊此時臭著一張臉,坐在化妝鏡麵前,白玲眼中閃過一抹暗色。

“這是怎麼了?不是說今天禮服就已經送過來了嗎?怎麼還這麼不開心的模樣?”

聽到白玲的聲音,江珊珊就像找到了一個傾訴對象一般,很是不滿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經紀人。

如今江珊珊大火了起來,在很多事情方麵,王珍珍這個經紀人也冇有了那麼大的話語權。

所以儘管王珍珍此時心中也有些惱火,但是卻不得不按壓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將兩人之間的舉動全部都收之於眼底,白玲嘴角微微上揚,衝著王珍珍開口說道。

“珍珍姐,要不你先帶人出去吧,我跟珊珊聊一聊!”

王珍珍當然知道自己麵前站著的這個女人究竟是何身份。

所以在聽到白玲用這樣客氣的語氣跟自己說話時,王珍珍一副惶恐的模樣,趕忙說道。

“白小姐客氣了,還希望白小姐能夠多勸一勸姍姍,畢竟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明天晚上的星光大典!”

白玲笑著點了點頭。

等到自己經紀人一離開,薑姍姍就像是徹底解放了一般,立刻開口衝著白玲吐槽道。

“我是時候要跟公司提點要求了,這樣的經紀人根本就不配待在我身邊!整天怕這怕那的,根本就冇有把我放在眼裡!”

麵對江珊珊的埋怨,白玲眼底仍然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

“好了,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把你氣成這個樣子?”

說起這件事情,江姍姍就更加的生氣了,添油加醋的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白玲。

“你看看,我不過是讓她修改一點地方而已,她竟然還敢拒絕我!要不是她運氣好攀附上了軟件,她根本就什麼都不是!恐怕都冇有這個資格為我設計禮服!”

江姍姍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的手機遞到了白玲的麵前,讓白玲看自己提出的那些意見。

看到手機上那數十條修改意見,白玲又看了一眼,此時放在一旁的禮服,倒是難得的對阮舒起了一絲同情。

自己還隻是一個外行人,看到這些修改意見都覺得有些不忍直視,更不要說阮舒這樣一位設計大師了。

不過這樣的話,白玲當然不會說出來,白玲隻將手機重新放到了江珊珊的手中,衝著江珊珊開口說道。

“這些大師都是有自己的脾氣的,而且……仔細看這件禮服倒也還不錯,如果明天大家知道你穿著的禮服是舍予親自設計的話,那你整個人的身價肯定會再次的翻上一番的!”

如果不是因為白玲自己有所圖的話,白玲根本就不想要跟麵前的這個成女人有絲毫的聯絡。

的確,江珊珊如今正是如日中天,但是在這個圈子裡最不缺的就是一夜爆紅的明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