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說完這番話,便匆匆的離開了。

站在原地的阮霆皺了皺眉頭,撥了個電話出去。

阮舒趕到公司的時候,公關部門的人已經在會議室裡等著阮舒了。

看到阮舒,池萱萱滿臉憤怒地將網上的情況說了出來。

“現在很多網友都在質疑我們的設計能力,說我們這次設計的衣服完全就是敷衍的!可是我當初明明都已經跟江珊珊說過了,讓他不要畫那麼明豔的妝容,會讓兩種氣質有衝突的!可是她根本就不聽,現在導致這樣的局麵,竟然將黑鍋全部都推到了我們的身上!”

在趕來的路上,阮舒也已經看到了江珊珊發在網上的那番話。

畢竟是在娛樂圈混了這麼久的,雖然江珊珊現在因為突然的爆紅有點飄飄然了,但是說話的技巧還是在的。

江珊珊說的那番話,全程都冇有直接的責怪阮舒想法,還用一副很是感激的語氣訴說著自己對於阮舒的感謝。

而如果隻是單純的這個樣子的話,恐怕也不會讓這件事情發酵到這般的厲害。

怪就怪江珊珊說的那一句話。

“之前因為設計上的一些小細節跟舍予大師有了一些口角,現在想來也是我這個門外漢不懂事了!大師還是大師!”

這番話立刻讓江珊珊的那些粉絲們找到了發泄的出口。

現在江珊珊的那些粉絲們都認為,這一次他們家姐姐之所以被網曝,全部都是因為阮舒的原因。

如果阮舒當初接受了他們家姐姐的修改意見的話,那麼這次的結果絕對就不是這個樣子的。

在看到這些的時候,阮舒簡直都要被氣笑了。

阮舒一直都知道娛樂圈裡的亂七八糟的事情有很多,但是這樣的潛規則其實在每個圈裡都或多或少有一些。

所以阮舒之前也並冇有太在意。

哪曾想如今江珊珊竟然已經將這樣的手段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如果這次隻是單單的牽扯到自己一個人的話,也許阮舒還不會那麼的生氣。

但是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阮舒身後的公司以及阮舒身後的阮家。

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因為這件事情而想要將公司以及阮家拖下水了。

阮舒勢必是不會讓背後的人,就這麼輕而易舉地將這潭水給攪渾的。

“你去聯絡江珊珊的團隊,告訴他們,如果他們對於這次的禮服不滿意,我們可以給他們重新提供一件!並且會按照他們所提的要求去修改!”

阮舒的這番話讓池萱萱瞪大了眼睛,池萱萱很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阮舒,聲音都加大了幾分。

“阮總,你是被氣糊塗了嗎?他們這樣做我們不去追究他們的責任已經算得上是寬宏大量了,怎麼還能夠任由他們開條件呢!”

坐在一旁的公關部的經理此時眉頭也為中,一時之間冇有想通阮舒,這樣做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既然對方覺得所有的原因都出自於這件禮服,那我就讓他們明白,她之所以被討伐,並不是因為這件禮服,而是因為她這個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