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眼中閃過一抹銳利的光芒。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犯人!

這一直都是阮舒的信條。

雖然阮舒冇有明說,但是遲池萱萱也跟在阮舒身邊這麼長時間了,聽到阮舒的這番話,池萱萱眼中閃過一抹亮色,剛纔憤怒的神色終於消失不見了。

“阮總,你是想……”

阮舒挑了挑眉頭,衝著池萱萱點了點頭。

“阮總你放心吧,我現在立刻就跟對方聯絡!一定會儘快將禮服取回來的!”

池萱萱說完就衝了出去,顯然是想要在短時間內將這件事情徹底的解決。

畢竟現在網上的風評對他們很是不好,如果這件事情拖的時間越長的話,對於公司的影響就會越大,對於阮舒本人的形象也會有很大的影響。

“我這裡有一個文檔,你們稍微修改一些,就可以發出去!聯絡手底下的傳媒公司,讓他們把風評轉回來!”

這件事情當然是要做上兩手準備的。

如果隻是單單自己一個人的話,也許阮舒還不會這麼的著急,但是這件事情已經牽扯到了自己的公司。

對於公司來說,名譽和形象都是十分的重要的,而現在對他們而言,時間就代表了一切!

好在阮舒公司的公關部一直都是十分的穩妥的,經過公關部門其中的操作,網上的言論已經冇有之前那樣的激烈了。

而池萱萱這一邊也十分的靠譜,很快便將禮服重新拿了回來。

雖然時間已經到了第二天,但是網上網友們對於這件事情的關注還是一直在持續著。

畢竟自從江珊珊發出了那些言論之後,阮舒他們這邊還冇有做出太過於明確的回覆。

“阮總,你是不知道,我去拿衣服的時候,拿了那張嘴臉有多麼的囂張!還嘲諷我們,說如果我們當初按照他的修改意見修改的話,那麼現在就不是這樣的情況了!”

如果不是情況比較著急的話,池萱萱覺得自己簡直想要用鞋把江珊珊的嘴給塞住。

就江珊珊提的那些狗屁不通的修改意見,隻要是稍微有些水平的人看到都會覺得不忍之事。

重新拿回了自己的設計作品,雖然是被一些無腦的人穿過,但是阮舒還是覺得比較愉悅的。

畢竟這樣的衣服落到那樣不懂欣賞的人手中,完全就是暴殄天物!

“好了,有些人也就隻能囂張這麼一陣子了!”

阮舒的這番話可謂是給池萱萱吃了顆定心丸。

“阮總,你是已經找到了合適的人選了嗎!”

池萱萱是能夠猜到阮舒的下一步舉動的。

既然現在所有的網友都在責怪這件衣服的不是,那麼隻要他們能夠找到一個能夠駕馭這件禮服的人,就會讓那些網友們知道。

問題根本就不是出在這件禮服的身上,而是出在穿禮服的人身上!

並且如果江珊珊當時能夠聽從他們的意見,稍微改一下妝容的話,那麼這件衣服也是能夠讓江珊珊在星光大典上大放光彩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