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是我設計的衣服,那當然就由我來展示了!”

事出突然,想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顯然並不是那麼的容易。

而阮舒的長相其實跟江珊珊一樣,屬於豔麗掛,但是阮舒的氣質卻比江珊珊要出塵的多。

現在網上江珊珊的那些本司們都在責怪阮舒,覺得阮舒根本就冇有仔細的考量過他們家姐姐的氣質。

在那些粉絲的心目當中,自家姐姐一直都是走明年大美人的路線的。

而這次阮舒設計的禮服卻這般的素雅,完全跟江珊珊的氣質很是不符合。

所以,既然他們這樣堅定的用這番話來說服其他人,那麼阮舒當然是想要把這層遮羞布徹底的揭下來。

如果對方冇有做那麼過分的話,也許阮舒還會用一種比較緩和的方式來解決這樣的問題,可怪就怪在江珊珊這次是完全意義上的跟阮舒宣戰了。

既然這樣,阮舒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這件事。

而聽到阮舒的這一番話,池萱萱眼中綻放出一抹極亮的光彩。

“阮總,你這次竟然選擇親自出馬!要我說當初對方那樣挑三揀四的時候,我們就不應該將這件禮服交到他們手中!現在這衣服都被他們給穿過了!”

好在阮舒這邊采取的行動比較的快,否則這件禮服恐怕就不能這麼完好的重新拿回來了。

池萱萱看了一眼陳列在一旁的禮服,又看了一眼阮舒。

“要我說,這件衣服阮總穿上一定會十分的好看!到時候就讓那些網友們看看,到底是衣服的問題還是穿衣服的人的問題!”

遲萱萱一開始以為阮舒這次會選擇將網上的那些議論壓下去,等著時間一長,大家也就淡忘了這件事情。

畢竟阮舒從來都不在意網上的那些言論。

可是冇有想到阮舒這次竟然選擇了主動出擊。

對於阮舒這一次這樣的改變,池萱萱當然是很樂於見到的,並且也覺得十分的痛快。

而這一邊,王珍珍這才後知後覺地看到了江珊珊發到網上的那些言論。

並且,等到王珍珍感到江珊珊家裡的時候,江珊珊已經將禮服讓遲萱萱帶回去了。

看到王珍珍,江珊珊挑了挑眉頭,一副很是悠閒的模樣。

“珍珍姐,怎麼這個時候來了?我可是都準備去睡美容覺了!”

江珊珊這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樣,在王珍珍看來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我是不是警告過你很多次,不要把你的那些小聰明放到阮舒的身上,難道你不知道他背後是什麼人嗎?”

這樣的老生常談,江珊珊早已經聽膩了。

“好了好了,這樣的話我已經聽到耳朵起繭了,你看看,現在網友們都站在我這一邊,而阮舒那邊也並冇有任何的動作!而且,他們剛纔親自過來將禮服拿了回去,並且承諾我們有什麼想要修改的,可以儘管告訴他們!這難道還不能夠說明問題嗎?”

如果說,王珍珍一開始還是擔心的狀態的話,那麼此時此刻在聽到江珊珊的這番話之後,王珍珍便覺得這件事情恐怕已經有了定局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