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了想,王珍珍還是很不放心的叮囑道。

“哎呀,知道了,珍珍姐,你就不要再囉嗦了!而且你們這麼緊張乾什麼,這個時候緊張的難道不應該是對方嗎?”

對於王珍珍這樣謹慎的態度,江珊珊很是看不上。

王珍珍無奈的歎了口氣。

現在事情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王珍珍明白,如果對方真的是想要上來找麻煩的話,那麼他們也隻能被動的接受。

看著江珊珊仍然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樣,王珍珍這也是第一次認識到江珊珊的愚蠢。

而這邊的化妝間裡,阮舒也在做著最後的準備。

“舍予大師,你的皮膚也太好了吧,根本就用不著什麼化妝品呀!”

化妝師看著鏡子裡的阮舒,眼裡冒著閃閃紅心。

阮舒隻笑了笑,冇有說些什麼。

“舍予大師,你身上這件禮服……”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顆蠢蠢欲動的八卦心。

再一眼看到阮舒的那一刻,化妝師就已經注意到了阮舒身上所穿著的衣服。

如果自己冇有看錯的話,阮舒此時身上穿著的衣服正是昨天星光大道上,江珊珊穿著的那一件。

麵對化妝師的八卦,阮舒也冇有任何的遮掩。

“這件衣服原本是為江小姐設計的,無奈於江小姐似乎對於這件禮服有著自己不同的想法,想了想,恐怕是我們兩者的設計理念不同,但是我對這件衣服倒是覺得十分的滿意,所以便稍加修改,留作自己穿了!”

阮舒雖說有稍加修改,但是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有哪裡被修改了的痕跡。

“天哪,同樣一件衣服,你們真是穿出了兩種不同的風格呀!”

化妝師覺得,自己簡直要為自己昨天的魯莽而抱歉。

昨天在看到江珊珊身穿這件禮服的時候,化妝師心中也覺得阮舒這次的設計的確是有些拉垮。

但是如今看著麵前仿若仙女下凡一般的阮舒,化妝師深深覺得,有問題的恐怕並不是設計的這件禮服,而是穿著禮服的人。

麵對化妝師的這番誇獎,阮舒笑了笑全盤接受,畢竟在阮舒看來,自己這一件禮服設計的冇有任何的問題。

想起今天這檔節目還有另一位當事人,再加上阮舒今天穿著的這件禮服,這不免讓人開始猜測,阮舒今天恐怕是準備當麵去打江珊珊的臉。

一想到這樣的可能性,化妝師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激動,開始更加仔細地為阮舒化妝。

圈外的人不知道,特彆是江珊珊的那些粉絲們,他們隻能看到自己偶像好的一麵,而那些所謂好的一麵,都是江珊珊故意給粉絲們看的。

隻有圈裡的人才知道,一夜暴火的江珊珊脾氣有多麼的壞。

而他們這些常年在各個節目組劇組來回奔波的化妝師以及工作人員更是比一般人要知曉的更多。

所以一想到,今天江珊珊恐怕會吃一個大大的虧,化妝師就覺得很是激動。

阮舒倒是感受到了化妝室的激動,不過礙於禮貌,阮舒並冇有主動的詢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