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略有些僵硬地將手收了回來,勉強的衝著阮舒笑了笑。

“好,放心吧,這些事情就交給我處理,你今天晚上回去好好的睡一覺!不要讓那些垃圾影響到你的心情了!”

看著裴欒的車子徹底駛離了視線之內,阮舒這才轉頭看向了陸景盛。

陸景盛此時臉上的表情已經平靜多了,不再像之前那一樣充滿怒火了。

“這件事情我可以幫你去處理,既然她已經不想要在這個圈子繼續待下去了,那也就不用再給她什麼機會了!”

要說陸景盛現在最後悔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之前冇有早早的解決江珊珊,而讓這之後又發生了這一係列的事情。

對於陸景盛的這番話,阮舒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

“這是我們公司內部的事情,就不用你插手了!我們可以自己解決的!”

陸景盛垂在兩側的手微微動了動,眼底閃過一抹黯然。

“我……你不用誤會什麼,我隻是不想要看到你被彆人欺負!”

說話間,阮舒已經抬腳向車子那走過去了。

“從來都冇有彆人欺負過我!”

阮舒的這一番話讓陸景盛的動作瞬間愣住了。

看著阮舒的背影,陸景盛隻覺得鼻尖微酸。

的確,自從阮舒跟自己離婚之後,阮舒身邊圍繞的所有人都用這一顆赤誠之心去對待阮舒。

而如果說阮舒受到了什麼傷害的話,那恐怕就是在跟自己結婚的那幾年裡,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傷害吧。

很顯然自己就是那個最大的罪魁禍首。

如今想來剛纔自己的那番話,此時卻覺得這般的嘲諷。

冇有聽到跟在身後的腳步聲,阮舒略微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側過身子。

“不是說要送我回去嗎?難道你今天晚上想在警察局裡過夜不成?”

陸景盛心頭一喜,立刻大跨步的跟了上去。

“好,我現在就送你回去!”

的確,自己過去做了很多錯誤的事情,也讓阮舒受到了很多的傷害。

但是,從今以後,隻要自己在阮舒的身邊,就絕對不會允許阮舒在受到什麼傷害了!

陸景盛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的神色。

而江珊珊所麵臨的則就是一場腥風血雨了。

此時坐在保姆車裡的江珊珊渾身都在微微顫抖著,江珊珊伸手緊緊地攥住了王珍珍的手,像是拉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真真姐,真真姐,我知道錯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呀你,我可是你一手帶起來的,難道你就真的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前程就此斷送嗎!”

如果說以前,王珍珍對江珊珊還有一些惻隱之心的話,那麼在經曆過這麼多事情之後,麵對如今的江珊珊,王珍珍內心冇有絲毫的波瀾。

王珍珍伸手將江珊珊的手從自己的手上拽了開,語氣十分的平靜。

“如今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個局麵了,並不是我能夠去改變得了的!你……你認命吧!怪就怪在你自己冇長眼,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王珍珍的這番話就像是壓倒江珊珊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