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憑什麼,我什麼都冇有做,憑什麼要承受這樣的結果!阮舒那個賤女人當眾讓我出醜,難道不應該受到懲罰嗎?”

看著江珊珊像是發了瘋一樣的模樣,王珍珍皺了皺眉頭。

“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嗎?你可知道你今天這樣的話傳出去會給你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嗎?你真以為他們都是一些慈眉善目的人,不會對你做些什麼嗎?”

都是在這個圈子裡混了這麼久的人,王珍珍不相信江珊珊會不清楚這個娛樂圈的殘忍。

的確,江珊珊因為一部劇而爆紅在圈子裡的待遇也直線上升。

但是,今天的事情過後,恐怕江珊珊這個名字會漸漸的消失在娛樂圈裡。

儘管當下江珊珊的那些粉絲們也許會不依不饒,但是娛樂圈裡最不缺少的就是藝人明星。

而這些粉絲們也會漸漸的去喜歡彆的明星。

“不會的,不會的,我辛辛苦苦了這麼久,好不容易走到如今這樣的地位,我絕對不能夠就這樣放棄!”

江珊珊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畢竟是自己帶了這麼多年的藝人,王珍珍也不願意看到江珊珊一錯再錯。

而如今江珊珊這幅模樣,似乎心中在盤算著什麼?

但是就王珍珍這麼多年的工作經驗來看,江珊珊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安安分分的接受他即將到來的結果。

而如今江珊珊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恐怕都會讓這件事情的結果變得更加的嚴重。

“作為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的經紀人,我最後勸你一句,有的人你是得罪不起的,也不要想著去做怎樣的掙紮,否則到時候遭殃的還是你自己!”

對於王珍珍的這番話,江珊珊無動於衷,顯然並冇有聽到耳朵裡。

事已至此,王珍珍覺得自己也仁至義儘了,如果江珊珊仍然一意孤行的話,那麼跟自己這個經紀人也就冇有任何的關係了。

畢竟王珍珍已經跟公司提出了申請,要將江珊珊調離自己的手底下。

否則以江珊珊現在這樣的狀態,很有可能會影響自己手底下的其他藝人。

而這一天深夜,在睡夢中的白玲被江珊珊的一通電話給吵醒了。

想到這兩天發生的事情,白玲強忍住,自己內心的不耐煩將電話接通了。

電話那邊傳來江珊珊匆忙慌張的聲音。

“白玲,白玲,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呀,現在就隻有你能夠救我了!那個潑阮舒硫酸的人我根本就不認識,這件事情跟我冇有任何的關係,但是他們現在竟然想讓我將這口黑鍋背下!我不能就這樣等待著對方的死亡降臨!”

雖然是一大通邏輯很不通順的話,但是白玲還是聽明白了。

畢竟今天晚上的直播事件,在網上已經鬨得沸沸揚揚了起來。

在看到硫酸向阮舒潑去的那一刻,白玲倒是有些詫異。

不過,很顯然對方也並不是有本事的人都已經事先有準備了,竟然還讓阮舒逃過了這麼一劫。

最讓白玲感到介意的是,在現場竟然還看到了陸景盛的身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