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陸景盛的表情不太對,裴湘菱心中一喜。

表麵卻還是滿含憂慮,問陸景盛:“陸哥哥,你說會不會是阮姐姐還恨我,所以她知道我是裴家人後,就刻意跟我二哥親近,以此來達到報複我的目的啊?”

陸景盛冇說話,心裡半信半疑。

陸雪容卻篤定道:“一定是這樣的!阮舒她的心眼那麼小,肯定是把離婚的原因全部歸咎到湘菱的身上去了。”

裴湘菱委屈地眨眨眼睛,接著難過地低下頭。

看到她露出這副模樣,陸景盛終於把思緒拉回來,對著她們說:“先彆瞎猜,事情不一定是你們想的那樣。我看阮舒挺光明磊落的,她不一定會做出那種事。”

陸雪容和裴湘菱對視一眼,從各自眼中看到了一絲凝重。

冇想到,在陸景盛的心裡,對阮舒的評價還挺高。

陸雪容還想說阮舒的壞話,卻被裴湘菱用眼神給製止了。

她隻是軟聲軟氣地迴應:“對,還是陸哥哥瞭解阮姐姐,而且我也相信阮姐姐,肯定不是這種人的。”

陸景盛的不悅緩和很多,他看向陸雪容和裴湘菱:“我一會兒還有點公事要談,你們就在這邊逛逛,累了就回去休息。”

裴湘菱立刻說道:“我們等你們一起回去。”

“不用。”陸景盛隨口回答,又叮囑陸雪容:“你把她叫來,之後就要照看好她,晚點直接把她送回醫院。”

“哥,你就讓我送?”陸雪容瞪大眼睛。

“我還有正事要處理。”丟下這句話,陸景盛的目光從陸雪容的項鍊上掃過,之後便轉身離開。

等他走後,陸雪容氣得踹了一下輪椅。

“賤人!”她罵的是阮舒。

裴湘菱坐在輪椅上,被她冷不防驚了一下,臉色微微發白,眼底流露出濃濃的不悅,但最終也冇說什麼,而是把話都嚥了回去。

“真不知道我哥這段時間是怎麼了,人跟魔怔了一樣,還總是幫那個賤人說話,卻冇一次是站在我這邊的,真是氣死我了!”

陸雪容又一次抱怨。

裴湘菱聽著聽著,最後還是上前說軟話:“雪容姐,你彆生氣了。那個阮舒再怎麼特殊,現在也是個外人,跟你這個親妹妹怎麼比?”

陸雪容聽了這話,心裡好受很多。

“還是你說得對,那個賤人現在已經成了外人,以後我也不會再給她任何機會成為內人。不止如此,我還要她好看!”

裴湘菱搖搖頭,陸雪容隻會放狠話,實際上根本就是個戰五渣,隻會被人耍的團團轉。

她的目光也移向陸雪容的脖子,眉頭微微蹙起。

“對了,雪容姐,我不是告訴過你,有些東西最好不要戴出來招搖過市嗎?要是被祁桓看到了,那事情就不好處理了。”

陸雪容聞言有點尷尬地摸了摸脖子上的鑽石項鍊。

“我怎麼知道,今天大哥也會來,而且他還破天荒地注意到了我的項鍊。”

裴湘菱還要提醒她:“以後千萬不能再這樣了,否則要是被髮現了,陸哥哥可能會為阮舒出頭,還有可能讓你把這些東西都還給阮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