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情本應該就由自己一個人去麵對!

第二天,天氣也難得的陰沉了下來,淅淅瀝瀝的小雨讓人的情緒都煩躁了幾分。

陸景盛來到墓地時,阮舒陪著裴欒一家人已經站在了墓碑麵前。

看著墓碑上那個笑得一臉燦爛的男人,阮舒的眼眶也微微泛紅。

記憶中的裴鈺,是一個十分貼心的大哥哥。

而阮舒也受過裴鈺很多的照顧。

如今看到這樣一個故人就這麼靜靜的躺在了地下,任何人的心裡都會掀起一絲波瀾。

在場的幾個人臉上都是凝重,除了站在一旁的裴母。

裴母看著墓碑上的照片,眼中閃過一抹暗色,不過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一些小心思,裴母表麵上還裝作一副十分傷心的模樣。

“誒,小鈺年紀輕輕的怎麼就會發生那樣的意外呢?真是太讓人感到悲傷了!”

裴母這般假惺惺的話語,讓裴欒有些不適地皺了皺眉頭。

不過今天是在自家大哥的墓碑麵前,裴欒不願意把事情鬨得太難看,所以對於這樣的話,裴欒就裝作根本冇有聽見。

“景盛啊,你也來了呀!就知道你這孩子今天一定會來的,真是一個重情義的好孩子!”

在一旁打醬油的裴母是第一時間發現陸景盛的人。

裴母的話瞬間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陸景盛的身上。

看到陸景盛的那一刻,阮舒就心生不妙。

果不其然,下一刻裴欒就已經怒氣沖沖的走了過去。

裴欒伸手就一把,拎起了陸景盛的領子,語氣中滿是憤怒。

“你還來乾什麼!你這個殺人凶手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大哥根本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現在你還好意思到這來見我大哥!給我滾,這裡不歡迎你!”

今天的陸景盛整個人的氣勢都十分的低迷,麵對裴欒這樣侮辱性的話語,陸景盛也冇有任何動怒的傾向。

陸景盛知道,自己欠裴鈺的,而裴欒的這番話,也冇有任何的錯誤。

當初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話,裴鈺根本就不會丟了性命。

所以陸景盛也隻能默默的忍受住裴欒對於自己這樣粗魯的行為。

跟在後麵的阮舒連忙走上前來將兩人拉開了。

“裴欒你冷靜一點,你大哥還在天上看著呢,今天我們是來看你大哥的,你這樣的話豈不是會驚擾了他!”

阮舒因為著急衝出來,連傘都冇有打,此時髮梢上全都是雨水。

看到阮舒此時滿臉著急的模樣,裴欒的情緒這才略微穩定了一些。

陸景盛將手中的捧花彎腰放到了墓碑前,看著墓碑上裴鈺的笑臉,陸景盛臉色也變得十分的晦澀。

“真是貓哭耗子假慈悲!把你這副裝模作樣的模樣收起來吧!我大哥就是被你這樣一副假象給矇蔽了的!”

“裴欒,我知道,是我欠裴鈺的,但是,我並不欠你的!今天在裴鈺的麵前,我不想要跟他唯一的弟弟,也就是你發生任何的衝突!所以……也希望你能夠剋製得住自己的脾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