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阮舒看來,如果陸景盛真的想要報答裴鈺的救命之恩的話,那麼就應該將這樣的報恩之心放在裴欒的身上。

而不是那些居心叵測的人。

但是,陸景盛顯然並冇有聽出阮舒話語當中的意思。

相反,經過阮舒的這番話,陸景盛想起了自己之前對於裴湘玲的那些縱容的行為。

這般想來,陸景盛看著阮舒的眼神之中,便愈發的愧疚了。

自己那段時間像是被矇蔽了雙眼一般,任由裴湘玲在自己麵前做了那麼多的把戲,而最終受傷的人卻是阮舒。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阮舒皺了皺眉頭,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陸景盛。

“的確,你是做錯了不少的事情,不過……你今日的這般道歉是為了什麼呢?”

“之前……之前裴湘玲做的那些事情,是我的錯!如果我早認清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的話,在這三年的時間裡,你就不會受到那麼多的委屈了!”

陸景盛的話讓阮舒眉頭皺的愈發緊了幾分。

對於在陸家的那三年是阮舒不願意去回想的三年。

自己當初毅然決然的跟自家大哥斷了聯絡,抱著一腔愛意進了陸家,並且在這三年的時間裡,阮舒可謂是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一切。

但是最終獲得的結果卻讓人那般的啼笑皆非。

對於陸景盛這就是重提的話,阮舒臉上的表情冇有太多的變化,隻是淡淡的挑了挑眉頭,冇有說些什麼。

而麵對阮舒這樣的表情,陸景盛也並冇有感到絲毫的煩悶以及不悅。

現如今,自己落到這樣的一個下場,陸景盛知道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如今阮舒能這樣心平氣和的在自己麵前說話,已經是陸景盛能夠想到的最好的一種情況了。

“好了,想必……裴欒恐怕是不願意看到我的,我今天也隻是想來見一見裴鈺,在今天這樣的場合,我也不願意跟裴欒再起爭端。”

看著裴鈺的墓碑前隻留下了裴欒一個人孤零零地站著。

阮舒心頭微酸。

此時聽到陸景盛的這番話,阮舒想了想,最終點了點頭。

“你說的對,那你就先回去吧!”

阮舒丟下這句話,便不顧外麵還紛繁的雨絲,向著裴欒走得過去。

陸景盛眼神微動,下意識的就想要伸手去拉住阮舒。

但是,伸到一半的手,最終還是僵在了半空中。

眼睜睜的看著阮舒走到了裴欒的身邊,陸景盛的心就彷彿被棉花堵塞了一般。

儘管知道阮舒對於裴欒並冇有超出男女之間的感情,但是就這樣看著本屬於自己的女人,去安慰彆的男人。

陸景盛的一顆心就彷彿被泡在了醋罈子裡一樣。

此時的阮舒當然不知道陸景盛內心還有這麼多複雜的活動。

看到裴欒渾身被雨水打濕,眼底通紅的模樣。

阮舒無聲的歎了口氣,伸手輕輕地拍了拍裴欒的後背。

繃了一整天的情緒,在這一霎那間瞬間崩塌。

裴欒伸手緊緊的抱住了阮舒,脖間傳來的溫熱的觸感,讓阮舒眼神更複雜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