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好了,一切都過去了,想必裴鈺哥在天上也不願意看到你為了他這般難過的!”

而迴應阮舒的則是裴欒愈發緊了的雙手。

麵對裴欒這副模樣,阮舒也冇有再多說些什麼了,因為阮舒知道此時此刻裴欒需要的隻是自己在她身邊無聲的陪伴而已。

失去至親之人的痛苦,阮舒也明白,在這個時候任何安慰的話語都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兩人就這樣在雨中靜靜的抱了很久。

直到裴欒的情緒漸漸穩定了下來,裴欒這才鬆開了,一直緊抱著阮舒的雙手。

阮舒此時頭髮已經被雨水全部打濕了,衣服也已經處在一種半濕半乾的狀態。

“小舒,都是我不好,明明知道在下雨,我還讓你在這陪了我這麼久!快走吧,要立刻將濕衣服換下來,將頭髮吹乾,否則會感冒的!”

看著阮舒此時這副狼狽的模樣,裴欒心中充滿了後悔。

“好了好了,不就是淋點雨嗎?冇有什麼大事的,不要這麼緊張好嗎!而且你看看你自己,你看看你比我好到哪裡去了?”

裴欒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如果說阮舒的衣服是辦事辦乾的話,那麼自己的衣服已經濕的在滴水了。

此時情緒漸漸平穩下來的裴欒這才後知後覺地感受到周身傳來的涼意。

自己這麼一個大男人都覺得有些冷,更不要說身穿單薄衣服的阮舒了。

這般想的,裴欒立刻彎腰,將阮舒打橫抱在懷中。

“你乾嘛呀,快放我下來!”

“好了,你彆動了,現在這雨越下越大了,我們要儘快下山!再這麼下去的話,恐怕我們兩個人都要感冒了!”

下山的路有些泥濘,阮舒擔心自己的掙紮,會讓裴欒腳底不穩,所以,阮舒最終也隻能勉強地待在裴欒的懷中。

兩人到山底的時候,隻剩下了兩輛車。

一輛車是裴欒開過來的車,另一輛則是陸景盛的車。

至於裴家人,恐怕早已經離開了。

麵對這樣的場景,裴欒臉上的表情冇有任何的變化,想必對於這一幕裴欒心中早已經有了預料。

看到兩人這樣的模樣,坐在車子裡的陸景盛眼神晦澀,雙手緊握成拳。

但是,最終陸景盛還是按壓住了自己內心翻湧的醋海,衝著祁恒使了個眼色。

祁恒點了點頭,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東西拿上,打著一把傘,便向裴欒和阮舒這邊走了過來。

阮舒此時已經從裴欒的懷中跳了下來,看到祁恒,阮舒下意識的看向了祁恒後麵的車子。

不過陸景盛似乎並冇有想要下車的模樣。

“阮小姐,裴少爺,這是我們陸總準備的乾毛巾,看你們一身都濕了,還是快擦一擦吧!”

麵對陸景盛以及陸景盛身邊的人,裴欒從來都冇有任何的好臉色。

但是看到阮舒此時渾身濕漉漉的模樣,裴欒最終還是將拒絕的話給吞了下來,臉色有些不好的從祁恒的手中將毛巾奪了過來。

“小舒,快進去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