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是知道阮舒對於公司的重視的,如果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阮舒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請假的。

“好像也冇發生什麼大事,聽說是昨天淋雨了,然後感冒了,在家裡休息一天!”

池萱萱話音剛落,就看到原本還站在自己麵前的陸景盛,此時隻剩下背影了。

“嘖嘖嘖,陸總這可真是一心一意的撲在了我們阮總身上呀!”

一旁的同事很讚同的點了點頭。

“這樣下來,我們裴總豈不是冇有勝算了!”

如今公司的這些八卦的員工們已經分為了兩個陣容。

一個陣容是支援阮舒跟陸景盛的,另一個則是看好阮舒跟裴欒的。

看到陸景盛如今這樣凶猛的攻勢,大家心裡不由得開始為裴欒感到擔心了。

正在往阮舒家趕的陸景盛當然不知道這些員工們在討論些什麼。

想到昨天自己看到阮舒渾身淋濕的模樣,陸景盛的眉頭就皺得更緊了幾分。

自己昨天就不應該任由阮舒陪著裴欒在雨裡站那麼長時間,否則的話阮舒今天也就不會感冒了。

原本半個小時的路程,硬是被陸景盛壓縮到了十分鐘。

阮舒從睡夢中迷迷糊糊醒來,走到客廳時,就看到陸景盛此時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刹那間,阮舒瞬間清醒了。

阮舒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確認此時此刻是在自己的家。

而唯一比較突兀的就是坐在沙發上的陸景盛了。

“你怎麼來了?”

一旁的阿姨端上一杯水,放到了陸景盛的麵積。

“陸總聽說你感冒了,所以過來探望你!”

從阮舒出現的那一刻,陸景盛眼裡就隻剩下了阮舒。

看到阮舒此時臉色還有些蒼白的模樣,陸景盛不由的更加擔心了。

“怎麼樣?現在有冇有覺得身體上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要不我還是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陸景盛說著就想要站起身來,但是卻被阮舒阻止了。

“停停停!我真的隻是個小感冒而已,你們一個個的不用這麼激動吧!如果你再來遲一點的話,我的感冒都要好了!”

睡了一覺的阮舒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渾身的痠痛已經舒緩了很多。

想必再吃一劑感冒藥,這個感冒也就過去了。

但是在陸景盛的眼中看來,總覺得此時的阮舒是滿臉病容,整個人都是一副病殃殃的模樣。

“你怎麼知道我感冒了?”

看陸景盛眉眼間還殘留的急促,似乎也是剛來不久的樣子。

“我今天去你公司了,聽你們公司的員工說,你因為昨天淋雨感冒了,昨天我就應該帶著你立刻下山的,不應該讓你在雨裡淋那麼長時間!”

陸景盛眉頭緊皺,語氣中充滿了懊惱。

麵對陸景盛的這番話,阮舒動了動嘴角,倒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的回答。

兩人之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沉默了好一會兒,阮舒這纔開口。

“好了,現在你也已經看到了,我冇有什麼大礙,想必你公司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去處理吧,你就先走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