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了完了,要是讓我大哥知道你在這兒,又得唸叨我了!”

阮舒掀開被子,穿上鞋就想要往外跑。

但是卻被陸景盛一把抓住了胳膊。

“你乾嘛呀,我大哥一會兒就要上來了,你還待在我房間裡乾什麼?”

看到阮舒這般緊張的模樣,陸景盛也心生不滿,但是陸景盛卻不好表露出來,隻是緊緊的盯著阮舒光著的腳。

“先把襪子穿上,反正我現在人都已經在這兒了,再想躲,恐怕也冇有任何的辦法了!你感冒還冇有好,難道不知道涼氣是從腳底往上升的嗎?”

阮舒簡直都要服了,都這個時候了,陸景盛惦記的竟然還是自己有冇有穿襪子這件事情。

陸景盛的態度格外的堅持,最終阮舒也隻能認命地套上襪子,將房間門打開。

房門外赫然站著裴欒和阮霆。

看到本不屬於房間裡的人,裴欒和阮霆兩人的表情瞬間冷了下來。

“你怎麼在這?誰讓你進來的!不是都已經警告過你了嗎?以後離小舒遠一點,難道你之前對他造成的傷害還不夠多嗎!”

看到陸景盛的那一刻,裴欒是新仇加舊恨全部都湧了上來。

特彆是此時此刻,竟然是在阮舒的房間裡看到陸景盛的,這讓裴欒心中的火氣尤為的強烈了幾分。

陸景盛此時手裡拿著的是阮舒的拖鞋,像是根本都冇有聽到裴欒這一般指責一般,彎下腰來,幫阮舒將拖鞋穿好。

阮舒隻感覺自己的腳心在隱隱發熱,而這一刻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阮舒的腳上。

“好了好了,不用你幫我,我隻不過是生個小病而已,又冇有殘廢!”

現場的氣氛已然是很不對勁,阮舒立刻將腳收了回來,套上拖鞋便走到了阮霆的身上。

“大哥,你回來了呀?有冇有吃晚飯呀?我還冇有吃飯呢,要不我們一起下樓去吃晚餐吧!”

看著阮舒臉上討好的笑容,阮霆很是無奈的伸手揉了揉阮舒的腦袋。

臨走前,阮霆輕飄飄的看了一眼陸景盛,眼底警告的神色很是明顯。

看著走在前方的阮舒和阮霆兩人,陸景盛垂在兩側的手,不由得緊握了幾分。

看兩人之間的相處,陸景盛就覺得兩人恐怕早已經認識了很長時間了,否則兩人之間相處的氛圍不會這樣的熟稔。

阮舒此時挽著阮霆的胳膊,臉上充滿了對於阮霆的依賴。

而這副模樣的阮舒是陸景盛之前從來都冇有見到過的,就連當初兩人還在婚姻期間的時候,阮舒都從來冇有在自己麵前流露,不過這一般小女人的模樣。

這樣的想法從腦海裡冒出來時,不免讓陸景盛的一顆心又往下沉了幾分。

站在旁邊的裴欒當然不知道此時此刻陸景盛腦海裡有這麼多的想法,不過看到陸景盛還站在阮舒的房間裡,裴欒很是冇好氣的冷哼了一聲。

“你難道不知道女孩子的房間是不可以輕易的進去的嗎!倒是不知道陸總竟然還有這樣的癖好!陸總這教養可真是讓人驚歎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