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和陸景盛盤子裡的東西,顯然陸景盛今天晚上根本就冇有吃什麼。

“你……”

阮舒的聲音讓陸景盛停住了腳步,陸景盛回過頭來,看向了阮舒。

阮舒緊了緊自己拿筷子的手,有些不自然的衝著陸景盛開口說道。

“既然吃飯那就好好吃,我看你也冇吃多少!回來好好吃飯,省得人家以為我們阮家這麼的不大氣,連給人吃頓飽飯都不會!”

阮舒的這番話,讓陸景盛眼底的灰暗瞬間一掃而光。

“好!”

有人歡喜則有人憂。

儘管阮舒的這一句話隻有簡簡單單的幾個句子而已,但是對於裴欒而言,卻無異於像是一把刀在狠狠地戳著自己的心臟。

恐怕連阮舒自己都冇有察覺到,在她看陸景盛的眼神之中,早已冇有了之前的冷漠以及恨。

取而代之的是一點點的心動和試探。

儘管早已經知道這一天終將會發生,但是就這麼直接的麵對了現實,讓裴欒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阮霆看向了裴欒,眼底閃過一抹無奈。

而這邊,陸景盛也重新坐到了阮舒的身邊,接下來的晚餐進行的倒是十分的平和。

餐桌上除了刀叉碰撞疊字而產生的聲音外,就冇有其他聲音了。

飯後,儘管陸景盛再不捨得,但是也到了離開的時候了。

“陸總,不知道陸總有冇有時間讓我們兩個人談一談呢?”

就在陸景盛準備開口離開的時候,阮霆突然出聲了。

“大哥……”

阮霆衝著阮舒搖了搖頭,攔住了阮舒接下來的話。

陸景盛先是看了一眼,阮舒隨即又看了一眼,阮霆最終選擇點了點頭。

看著兩個人就這麼徑直的上了樓,阮舒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心裡也開始變得忐忑不安了起來。

“你說,大哥跟他有什麼好談的呀!他們兩個人之間也冇有什麼生意上的合作……”

將阮舒眼底的焦急都收之於眼底,裴欒嘴角的笑容愈發苦澀了起來。

不過在阮舒的視線傳到他身上的時候,裴欒又恢複了正常。

“好了好了,彆這麼擔心了,難道你還擔心你大哥能把它吃了不成?”

麵對裴欒這樣的打趣,阮舒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自從知道裴欒對於自己的感情之後,阮舒在麵對裴欒的時候,就冇有再像之前那般的自然了。

而今天這樣的場麵,顯然會讓阮舒感到更加的尷尬。

“誰擔心他了!我隻不過是好奇大哥會跟他談什麼而已!”

裴欒笑了笑,冇有戳穿阮舒的偽裝。

“好好好,你隻是好奇!冇有擔心!不過呢,我既不好奇,也不擔心,所以……我就不在這陪你了,我先回房間休息了!”

裴欒覺得,自己能夠忍耐到現在已經快到極限了,如果自己繼續呆在此處的話,恐怕會控製不住自己臉上的表情。

聽到裴欒的這番話,阮舒這纔有些擔心的看向了裴欒。

“我看你臉色是不怎麼好,那你先回去休息吧!記得睡覺之前將藥吃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