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家

“夫人,白小姐來了!”

“快快,快讓她進來!以後白小姐來了,就讓她直接進來,彆讓她等急了!”

陸母如今簡直是將白玲看成了,是自己的兒媳婦一樣對待。

所以聽到白玲的到來,陸母恨不得站起身來去迎接白玲。

不過好在陸母還想起了自己身為長輩的身份,所以也就坐在沙發上等著白玲的到來。

“陸伯母,今天經過你最愛吃的那家點心店,買了一些點心,想來看看你!”

陸母滿臉含笑地伸手接過了白玲手中的點心。

“你看看你,來就來,還帶什麼東西啊!都快是一家人了,就不要這麼客氣了!”

陸母如今看待白玲是越看越順眼,特彆是在跟阮舒比較之後,陸母更加覺得陸家的兒媳婦就應該是白玲這樣的大家閨秀。

“誒呀,陸伯母,你就彆打趣我了,雖然我很喜歡陸伯母,不過我恐怕是冇有這個福分當您的兒媳婦了!”

說這番話的時候,白玲眼底裡充滿了黯然。

而聽到白玲的這番話,陸母眉頭微微皺了幾分,聲音也有些發緊。

“這是哪裡的話?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還是說被誰給欺負了?你告訴陸伯母,我一定為你做主!”

看到陸母這般激動的模樣,白玲眼中閃過一抹算計的光芒,不過這樣的光芒轉瞬即逝,隨即又變成了一副溫柔的樣子。

“陸伯母,你不要這麼激動,冇有誰欺負我,隻是……隻是景盛哥恐怕並不喜歡我,而這樣的事情本來就是雙方的事情,隻有我單方麵的話……”

說到這兒,白玲已經羞紅了臉龐,似乎已經不好意思再繼續往下說了。

對於白玲這樣的表現,陸母是十分的滿意的。

白玲這樣說也就意味著在白玲的心目當中,對於自己的兒子是十分滿意的。

而這對於陸母來說已經是足夠了的。

“你這個傻孩子,我家那個兒子就是一根筋,現在被阮舒那個賤女人給矇蔽了雙眼,隻要他發現了你的好,一定會立刻喜歡上你的!阮舒那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怎麼能夠跟你相比呢?你們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聽到陸母對阮舒的評價,白玲的一顆心不由得更加安定了一些。

冇有雙方家長支援的感情是根本走不遠的,這是白玲一直都十分堅信的。

而在跟陸家人相處的這段時間裡,白玲能夠很明顯地感受到,陸家除了陸景盛之外,其他人對於阮舒似乎都是冇有太大的好感的。

這讓白玲覺得自己的勝算又增添了許多。

“可是……我聽說……景盛哥對於阮小姐似乎十分的鐘情,之前在宴會上我也見過阮小姐,雖然……我們之間發生了一些誤會,但是我能夠看得出來,景盛哥對於阮小姐是真正的一往情深的!我……我恐怕……冇有這個能力,能夠讓景盛哥將目光放在我身上!”

白玲的語氣不由得低沉了下來,頭也微微垂了下來,似乎一副很感傷的模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