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白玲這副模樣,陸母更是心疼了,陸母伸手輕輕地拍了拍白玲的手背,語氣安慰的說道。

“你放心吧,我是一直站在你這一邊的,而且,隻要我活著一日,我就絕對不可能讓阮舒再次回到我們陸家!我們陸家可不是什麼垃圾都往回收的!”

陸母的言語之中充滿了對於阮舒的鄙棄。

聽到陸母的這番話,白玲眉眼都是得意的神色,不過在陸母的麵前還要裝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陸伯母,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也很喜歡雪蓉妹妹,我也很希望能夠成為你們家的一份子!我會努力的!努力的讓景勝哥看到我的好!”

陸母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正好明天下午我跟幾個太太們有一個下午茶,到時候我帶你一起去!也好給他們介紹介紹你!”

原本陸母並冇有準備這麼快的就將白玲介紹出去,畢竟陸景盛那邊的態度還是十分的堅決的。

但是今天聽到了白玲的這番話,陸母覺得如果自己再不采取行動的話,到時候恐怕自己就必須再眼睜睜的看著阮舒重新回到他們陸家了。

如果阮舒真的重新成為了陸家的兒媳婦,陸母覺得自己在這個家恐怕也就真的徹底的呆不下去了。

所以如今將白玲帶出去這件事情,顯然已經是弓在弦上的事情了。

聽到陸母的這番話,白玲的一顆心也終於落了下來,這也是白玲今日前來的最終目的。

既然現在外界都在傳言,陸景盛對著阮舒一往情深,那麼自己從陸景盛那入手,顯然並不是一件什麼容易的事情。

而且就之前幾次的相處下來,白玲也能夠明顯的感受到陸景盛對於自己的牴觸。

所以此時此刻,上前去碰陸景盛的黴頭,顯然並不是一個明智的行為。

但是陸母這邊卻是十分的好攻入!

第二天下午,陸母帶著白玲來到了約定好的下午茶餐廳。

看到陸母身邊的白玲,大家眼中都閃過一抹晦澀的光芒。

不過都是在這個圈子裡待了這麼久的人,大家當然都知道這樣的舉動意味著什麼。

所以不由的開口打趣的。

“今天這是什麼日子呀,看來是有喜事要向大家宣佈呀!”

“這不是白家大小姐嗎,之前就聽說白家大小姐是個溫柔賢淑的大家閨秀,如今看來真是名不虛傳呀!”

麵對眾人的吹捧,陸母臉上的神色愈發愜意了起來。

自從圈裡人知道陸景盛對待自己這個母親隻有表麵上的客氣之後,陸母能明顯的感受到周圍人對待自己的態度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而今天,因為自己身邊站著的是白家的大小姐,所以這些人又重新恢複了以往那些諂媚的神色。

這讓陸母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了起來。

而白玲在麵對大家的誇獎時,臉上則一直帶著寵辱不驚的笑容,很是客氣的說道。

“各位伯母讚譽了,今天我是陪著陸伯母來的,大家叫我玲玲就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