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玲這樣的話,不免把陸母整個人的身價都往上抬了抬。

眾人看待陸母的目光,瞬間又變得很不一樣。

而對於這樣的轉變,陸母當然是十分的樂於見到的。

陸母伸手輕輕地拍了拍白玲的手背,很是慈祥的說道。

“這個丫頭一直跟我十分的投緣,想著今日就由我這個長輩帶他出來,見見你們這些伯母們!以後見麵也好有個照應!”

這話一出,大家心中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之前圈子裡就在傳,白家和陸家似乎有了聯姻的想法。

不過因為陸景盛如今追求阮舒的事情,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很多人也隻是認為這隻是傳言而已。

而如今聽到陸母的這一番話,在場的眾人便明白,雙方恐怕真的是有這樣的意思的。

“玲玲啊,回國也有一段時間了,有冇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呀,我們這些人其他不行,但是能給你找個舒服的地方呆著的!”

白家在圈裡也算得上是有頭有臉的家族,在場的很多人都想要通過白玲搭上這條船。

而白玲臉上也一直帶著得體的笑容。

“多謝各位阿姨們的關心了,我最近準備去我爸的公司曆練曆練,畢竟以後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去接管!”

這話一出,大家麵對陸母以及白玲的態度,便更加殷勤了。

可以說,這頓下午茶吃的陸母是身心舒暢。

在回家的車上,陸母看著白玲的眼神愈發的滿意了起來。

“今天你可是好好的為伯母爭了一口氣!”

陸母臉上帶笑地衝著白玲說道。

“陸伯母,你放心吧,之前是我冇有回國,現在我已經回國了,以後不會再讓你受到彆人的氣了!”

白玲的這番話可謂是說到了陸母的心坎裡。

自從自己那個不孝的兒子當眾給自己難堪之後,陸母覺得自己在貴婦圈裡簡直是舉步維艱。

畢竟現在大家都知道,陸家現在當家作主的人是陸景盛。

儘管陸母是陸景盛的母親,但是大家隻要長了眼睛都能夠看得出來,這對母子之間的關係有多麼的僵硬。

所以很多人跟陸母相處不過是維持表麵上的客氣而已。

更多的是背後瞧不起陸母。

這讓陸母簡直是有氣無法出。

而今日白玲的這番舉動,讓陸母再次迴歸了往日的榮光。

並且一旦白玲真的成為了自己的兒媳婦,那麼自己從此以後在貴婦圈裡終於可以挺起胸膛來做人了。

這般想著,陸母心中那個讓白玲成為自己兒媳婦的念頭愈發強烈了起來。

“玲玲呀,你放心吧,伯母會一直一直站在你這邊的,絕對不會讓其他那些狐媚子接近景盛,而且你這麼優秀,遲早有一天,景盛會知道什麼纔是真正適合他的!”

陸母現在是看白玲哪哪都好,特彆的適合成為自家的兒媳婦。

雖然白玲的心裡也很瞧不上陸母這樣的舉動,但是今天這件事情所能帶來的效果,卻讓白玲十分的滿意。

所以白玲在麵對陸母的時候也極其有耐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