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想到如今外麵傳的沸沸揚揚的事情,池萱萱又起了底氣。

“陸總如今都已經有了定下來的未婚妻,那為什麼還要來打擾我們家阮總呢?難道陸總不知道這會對我們阮總的名聲造成很大的影響嗎!”

池萱萱這話一出,陸景盛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幾分。

“誰跟你說我有未婚妻的,這些空穴來潮的話你也相信嗎!小舒她……她不會也知道了吧!”

儘管在來之前,陸景盛心中已經有了這樣的預感了,但是在看到池萱萱麵對自己時候的態度,陸景盛的心中又開始打起了鼓來。

聽出了陸景盛話語當中的堅定,池萱萱心中的想法也開始動搖了起來。

想起剛纔辦公室裡阮舒那般冷靜的模樣,池萱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阮舒心中究竟是怎麼想的。

所以在麵對陸景盛的這個問題的時候,池萱萱並冇有立刻的回答。

“好了,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跟她解釋的!”

丟下這句話,陸景盛便越過池萱萱,徑直向阮舒的辦公室走去。

周圍的員工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陸景盛走進了阮舒的辦公室。

在辦公室門被再次關上的那一刻,周圍的員工們立刻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呀,不是說陸總已經有了未婚妻嗎?而且聽說那個未婚妻可是白家的大小姐!”

“白家大小姐又怎麼樣,我們家阮總要長相有長相,要能力有能力,配陸景盛簡直妥妥的好嗎!”

“陸總不會真的腳踏兩隻船吧,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就真的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難道這個世界上就真的已經冇有一心一意的好男人了嗎?”

……

將周圍員工們的議論聲全部都收之於耳中,池萱萱有些煩躁的皺了皺眉頭。

“好了好了,現在是工作時間,要是一會兒被阮總聽到了,我們一個個都吃不了兜著走!”

池萱萱是真心實意地希望阮舒能夠得到幸福,所以在麵對這樣的事情的時候,池萱萱覺得自己恐怕比阮舒都要更加的生氣。

不過想到陸景盛剛纔的態度,池萱萱覺得也許這其中是有什麼誤會的。

所以現在最關鍵的就是陸景盛會怎樣跟阮舒解釋這樣的事情。

辦公室裡麵,陸景盛剛走進辦公室,就感受到了阮舒的情緒似乎很不對勁。

“陸總的教養就僅限於此嗎?難道不知道進我辦公室之前要先敲門嗎?”

阮舒的語氣生疏而冷漠,像是兩個人就是普通的陌生人一般。

麵對阮舒這樣的語氣,陸景盛眼中閃過一抹暗色,有些著急的開口說道。

“事情不像你想象中的那個樣子,我跟那個白玲根本就冇有任何的關係!”

很可惜,陸景盛這樣的解釋根本無法說服白玲,白玲臉上的表情仍然冇有太多的變化,隻是用著很冰冷的眼光看著陸景盛。

“你跟白小姐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跟我冇有任何的關係,所以你也不用特地來向我解釋些什麼!”

聞此言,陸景盛的臉色也瞬間難看了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