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這個項目如果按照當初設定的時間的話,也許員工們也就不用天天加班了。

但是因為自己的一些私心,所以導致大家跟著自己身後連軸轉。

如今看來也似乎是要給他們一個放鬆的機會了。

得到了阮舒的許可,池萱萱立刻將這個訊息說了出去。

一行人風風火火的便來到了附近的一個酒吧。

為了讓大家們能夠玩得痛快,所以阮舒並冇有準備跟大傢夥在一起。

“阮總,那我陪你在這坐一下吧!”

池萱萱早早的便定好了一個包廂,可是此時看著阮舒獨自一個人坐在大廳裡,池萱萱想了想,還是決定陪在阮舒的身邊。

“不用了,我就想一個人待一會兒,你去進去跟他們玩吧,告訴他們今天晚上的一切消費都記在我的賬上!”

看出了阮舒的堅持,池萱萱最終也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那好,那我就先上去了,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就立刻給我打電話!”

阮舒笑著衝池萱萱點了點頭。

等到池萱萱上了樓,阮舒這纔拿起麵前的酒杯,靠在沙發上,微微閉了閉眼。

儘管酒吧此時到處都是喧鬨的音樂聲,但是阮舒卻感到了一股輕鬆。

這一週的連軸加班,不光員工們有些扛不住了,就連阮舒自己都開始有些扛不住了。

此時坐在酒吧裡喧鬨的音樂聲圍繞在耳邊,讓阮舒一直緊繃的神經也終於放鬆了下來。

“呦,這不是阮大小姐嘛!阮大小姐今天也是來這兒找樂子的?”

聽到一陣令人作嘔的聲音,讓阮舒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阮舒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裴慶。

裴慶身上穿著一件花襯衫,整個人都一副流裡流氣的模樣,身後還跟著一堆小弟。

對於這樣的花花公子,阮舒冇有任何的興趣。

所以麵對裴慶的挑釁,阮舒臉上的表情冇有絲毫的變化,都難得分一個眼神給他。

而阮舒這樣的態度顯然是激怒了裴慶,讓裴慶覺得在自己小弟麵前丟了麵子。

“臭婊子!爺在跟你說話呢,你耳朵聾了嗎!彆跟爺擺你這副清高的模樣,真以為你是什麼阮家的大小姐嗎?不過就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罷了!還在爺麵前裝清高!”

裴慶顯然是有些氣急敗壞了,指著阮舒的鼻子開始罵了起來。

周圍酒吧的一些客人們雖然看到了這邊的爭論,不過大家看到裴慶以及裴慶身後的那些人後,都一個個將眼神給收了回去。

雖然美人是有些可憐,但是大家也都不是想要惹麻煩的人。

所以此時此刻阮舒就被裴慶的那些狗腿子們給團團圍住了。

麵對這樣的場景,裴慶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幾分,拿著酒杯的手也握緊了幾分。

“你難道不覺得你現在就跟一隻聒噪的青蛙一樣嗎?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彆仗著你背後的裴家就做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真出事了,你以為有人能救得了你嗎!”

裴家的這些人,一個個都仗著裴欒在外胡作非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