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話,陸景盛冇有繼續往下說。

畢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此時陸景盛回想起來都覺得一陣後怕。

此時陸景盛緊緊的握著阮舒的手,似乎生怕自己一鬆手,阮舒就會從自己的身邊離開。

池萱萱本來就十分的愧疚,此時麵對陸景盛的這一番責罵,池萱萱心中冇有任何的不滿,相反更加的愧疚了。

“阮總都是我不好!你罵我吧!好在阮總你冇有發生什麼事情,否則我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池萱萱現在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個豬腦子,明明知道自家阮總就是一個走到哪都會吸引人目光的人,自己竟然還這麼放心的將這麼一個大美人就放在酒吧的大廳裡。

看到池萱萱低著腦袋,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阮舒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好了,這件事情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是我讓你們先去玩的,而且也是我自己一個人想要靜一靜的!所以你不用這麼的愧疚,這件事情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

阮舒強調了兩遍,就是擔心這件事情會給池萱萱的心中添上一層陰影。

池萱萱抬起頭來,眼眶微微泛紅。

看到池萱萱這副模樣,阮舒心裡也有些不忍。

阮舒想要掙脫開陸景盛僅僅抓著自己的手,伸手拍拍池萱萱的肩膀。

但是陸景盛握的十分的緊張,阮舒怎樣都無法掙脫開。

無奈之下,阮舒隻好換了一隻手,伸手輕輕地拍了拍池萱萱的肩膀。

“我說了這件事情跟你沒關係就是沒關係,不要在意他說的!今天這件事情弄得恐怕讓你們也不能再好好的玩下去了,你安排車將大家都送回去吧!一會兒我給每個人發個大紅包!”

今天晚上本來是想要帶著大家出來好好的玩一玩的,冇有想到因為自己的原因,掃了大家的興。

聽到阮舒的話,池萱萱眼中溢滿了感動。

池萱萱動了動嘴角,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的模樣,但是等到視線放到站在一旁臉色嚴肅的陸景盛身上,是池萱萱又將自己的話給吞了回去。

如今看來,自己現在就是一個電燈泡。

而且池萱萱覺得如果自己再繼續待在這兒的話,恐怕陸景盛會有更大的怒火向自己這邊湧來。

這般想著,池萱萱衝著阮舒點了點頭。

“阮總你就放心吧,我會安排車將大家都送回去的!你今天晚上回去也好好的休息休息,不要將這些垃圾們放在眼中!”

儘管不知道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到如今倒了一地的男人,池萱萱略微想一想,都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噁心的事情。

被池萱萱用著很是鄙棄噁心的眼神,看著裴慶心中不由的也湧起了一股怒火。

不過這樣的火氣在看到陸景盛的那一刻立刻消失不見了。

裴慶現在隻希望自己能夠瞬間隱身,讓自己徹底的消失在陸景盛的眼中。

對於陸景盛的手段裴慶是有所耳聞的,在裴慶的心目當中,對於陸景盛的恐懼恐怕都已經超過了阮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