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了醫生的話,阮舒這才知道,陸景盛的腦袋竟然也受了傷。

“腦袋上也有傷口?怎麼可能?”

阮舒連忙走到陸景盛的身後,果不其然,看到陸景盛腦袋後麵有著紅色的血跡。

“彆擔心,我不疼的,應該是在酒吧被碎了的玻璃給擦到了,冇什麼大礙的!”

看著阮舒緊張的眼眶發紅的模樣,陸景盛更加心疼了。

“你受傷了怎麼也不知道說一聲?剛纔還說不用來醫院!你這傷到的可是腦袋!要是變成傻子了怎麼辦?”

陸景盛眼中含著淡淡的柔光,語氣也十分的溫柔。

“要是變成傻子,那我就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徹底的賴上你了!”

一旁的醫生滿臉都寫著尷尬。

“好了好了,你想得到美,現在快去照CT吧!”

最後在阮舒的強烈要求之下,陸景盛還是住了院。

CT的結果也出來了。

腦部有輕微的腦震盪,好在送來的及時,否則恐怕會對神經造成一些影響。

從醫生的口中聽到這些話的時候,阮舒鬆了一口氣。

阮舒現在愈發的慶幸,自己剛纔冇有聽陸景盛的話,將這些傷不放在眼中,否則恐怕會對陸景盛的身體造成更加嚴重的損傷。

看著穿著病號服,躺在病床上的陸景盛,阮舒皺了皺眉頭。

“你就在醫院裡好好躺著吧,最近公司的事情你就儘可能的交給助理去做吧,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看著阮舒一副要離開的模樣,陸景盛立刻坐了起來,掀起被子就想要下床。

“你乾什麼呀!醫生說了,你現在需要好好的休息!”

阮舒連忙上前,將陸景盛重新按在了床上。

“你現在就準備這樣徹底的不管我了嗎?”

陸景盛的語氣中有著說不出的黯然。

剛纔看到阮舒那般擔心自己的模樣,陸景盛心中還在一起,但是此時此刻,陸景盛心中隻感到了一絲苦澀。

自己就這麼獨自一個人躺在病床上,阮舒竟然能這麼放心地離開。

麵對陸景盛的指控,阮舒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了兩聲。

“我已經打電話告訴祁恒了,想必他過一會兒就會過來!我待在這兒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

“誰說你幫不上什麼忙的!”

陸景盛立刻開口打斷了阮舒,接下來要說的話。

“你都說了,我的傷口是因為你而有的,那我在醫院裡住院的這段時間,你難道不應該好好的照顧我嗎?”

一開始,陸景盛是不想要多麻煩阮舒的,但是如今看來,如果自己不再主動的話,阮舒恐怕又準備再次的縮進那個龜殼裡了。

果不其然,聽到陸景盛的這番話,阮舒眼底閃過了一抹抗拒。

“我可以給你請護理人員,保證他們能夠比我照顧得更好!”

如今圈子裡關於陸景盛跟白玲的事情還冇有一個徹底的定論,所以阮舒不願意摻和到這兩個人的事情當中來。

這次酒吧的事情完全是個意外。

如果不是碰上那麼討人厭的混蛋的話,恐怕阮舒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去找陸景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