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阮舒覺得自己在麵對陸景盛的時候,心底裡總是有著隱隱的壓力。

而這樣的壓力會讓阮舒覺得很不自在。

而此時的病房裡,麵對自家老闆施家來的眼神壓力,祁恒頭低的越來越深。

“她怎麼還冇來?”

眼看著太陽都快要落山了,但是病房門口仍然冇有阮舒的身影。

“也許……也許是阮小姐有什麼事情需要去處理吧,畢竟……阮小姐現在也有公司的事情要去管理!”

祁恒隻覺得自己今天根本就不應該來醫院。

否則現在的情況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就在陸景盛等得不耐煩的時候,病房外終於傳來了聲音。

休息好了的阮舒,整個人都是一副容光煥發的模樣。

阮舒剛進病房,就感受到了來自於陸景盛怨唸的眼神。

阮舒挑了挑眉頭,將手中的飯盒放到了一邊。

“這是家裡阿姨熬的湯,你趁熱喝!”

阮舒並冇有解釋自己來遲的原因,隻是將飯盒遞到了祁恒的麵前。

祁恒看著自己麵前的飯盒又轉過頭來看了一眼自家老闆,很是膽小的將手收了回去。

“阮小姐,你終於來了!你來了就好!我公司裡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我去處理,老闆這邊就拜托你了!”

說完這句話,祁恒便立刻逃離了病房。

關上病房門的那一刻,祁恒重重地呼了一口氣。

“這樣的事情以後是真的不能再乾了!”

祁恒離開病房後,病房裡的氣氛瞬間變得沉默了下來。

麵對陸景盛的眼神威壓下,阮舒也隻能認命的將飯盒裡湯給倒了出來,放在了陸景盛麵前的桌子上。

“我手上有傷!”

陸景盛將自己綁著紗布的手遞到了阮舒的麵前。

阮舒抬眼望向了陸景盛,眼中閃過一抹迷茫。

“你那隻手不是好好的嗎?”

陸景盛看了一眼阮舒,默默的伸出左手,開始很笨拙的喝湯。

看到陸景盛第3次要將湯潑撒在桌上了,阮舒最終無奈的歎了口氣,從陸景盛的手中將勺子一把奪了過來。

“算了,我餵你吧!”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陸景盛嘴角微微上揚,眼中閃過一抹計劃得逞的光芒。

看著陸景盛一口一口的將麵前的湯全部的都喝完了,阮舒竟由心到了一股滿足感。

生病了的陸景盛整個人都比往常要乖順許多,周身那淩厲的氣勢此時也軟了下來。

而這幅模樣的陸景盛是阮舒之前很少觸及到的。

而陸景盛住院的這件事情很快便傳到了白玲的耳朵裡。

在聽到阮舒這一段時間一直在陸景盛身邊貼身照顧陸景盛的事情之後,白玲便立刻坐不住了。

想了想,白玲最終還是找上了陸母。

“玲玲呀,最近在公司裡是不是都挺忙的呀?看你很久都冇有來找伯母了!伯母可是很想你的!”

看到白玲,陸母立刻熱切的拉過白玲的手。

白玲嘴角微微上揚,語氣中充滿了依戀。

“伯母,你也知道,我爸爸媽媽隻有我一個女兒,所以家裡的產業也隻有我去繼承,如今回來了,我就想要好好的替他們分擔分擔!所以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忙著公司上的事情!很久冇有來看伯母,伯母可不要生氣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