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白玲這樣的態度,陸母嘴角的笑容愈發深切了幾分。

在陸母看來,隻要白玲跟陸景盛兩人在一起,那麼白家那麼大的產業,最終就會屬於他們陸家。

這也是為什麼陸母會執意的讓白玲成為自己兒媳婦的原因了。

想到這,陸母不免得又開始打探起了白玲跟陸景盛最近的動態。

“你最近跟景盛相處的怎麼樣了呀?”

聽到陸景盛的名字,白玲眼中閃過一抹擔憂。

“伯母你還不知道嗎?景盛哥最近住院了!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情,我知道景盛哥好像不怎麼喜歡我,所以一直都不敢去醫院探望他……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聽到白玲的話,陸母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什麼?住院了?什麼時候的事情?我這個當媽的怎麼不知道!”

陸母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現在翅膀硬了,很多事情都不會告知自己。

但是自己這個做母親的竟然都不知道兒子住院了。

看到陸母上鉤,白玲眼中閃過一抹暗色。

“伯母你不要生氣,想必是景盛哥不願意,你跟著他一起擔心吧!而且……聽說這段時間都是阮小姐在旁邊照顧著他,想必……”

剩下的話,白玲冇有繼續說。

但是陸母心中已經腦補了許多。

也不知道阮舒那個賤皮子在陸景盛身邊待了多久了,兩人如果通過這次的事情舊情複燃的話,那自己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豈不是全部都白費了!

這樣一想,陸母整個人立刻神經緊繃了起來。

餘光瞥到坐在一旁,眉眼間滿是哀愁的白玲,陸母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好孩子,我知道你擔心景盛,既然擔心他,那就跟著我去看看他,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聽到陸母的話,白玲有些猶豫的開口說道。

“可是……景盛哥好像不怎麼喜歡我,而且……之前我跟阮小姐之間也發生了一些誤會,想必他們兩個人都是不想要見到我的!還是伯母你一個人去吧……我不希望因為我的原因讓他們都不高興!”

白玲這樣通情達理的話,更加讓陸母的心偏向了白玲。

“玲玲呀,瞧你這話說的,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所以纔會總是讓那些上不了檯麵的女人鑽了空子!今天你就跟伯母一起去,我倒要看看誰敢給你臉色看!

儘管現在外人都很明確的知道陸景盛跟她這個母親關係很是冰冷。

但是陸母並冇有這樣的意識。

在陸母的心目當中,自己終究是陸景盛的親生母親,所以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陸母仍然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而白玲看中的就是陸母這一點。

因為陸母的身份,所以無論陸母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陸景盛也不會有太過激的反應。

最終,白玲帶著臉上殘留的猶豫跟在陸母的身後,兩人很快便來到了醫院。

病房裡,陸景盛靠坐在病床上,一旁的阮舒坐在沙發上,麵前擺放的是公司需要處理的檔案。

儘管兩人並冇有太多的交談,但是陸景盛已經覺得十分的滿足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