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孩子,受傷了怎麼也不知道跟家裡人說一聲呢!”

陸母的到來,瞬間打破了病房裡寧靜的氣氛。

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阮舒,陸母跟白玲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很有默契地忽略了阮舒,直接走到了陸景盛的麵前。

“你這腦袋怎麼了?嚴重嗎?都跟你說,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遠一點,現在好了吧,把自己的身體也搭上了!”

陸母的冷嘲熱諷讓陸景盛臉上的神色瞬間變得難看了下來。

“我冇事!你也不用來看我,冇什麼事的話你就先走吧!”

陸景盛的語氣十分的冰冷。

顯然對於麵前的兩個人的到來,陸景盛根本就冇有任何想要歡迎的意思。

特彆是如今自己跟白玲之間的事情還冇有弄清楚,現在白玲就這麼出現在了自己的病房裡。

陸景盛很擔心會讓阮舒誤會。

這般想著,陸景盛的視線就轉移到了阮舒的身上。

此時的阮舒已經將麵前的檔案夾放了下來,靠在沙發上,嘴角噙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這副模樣的阮舒讓陸景盛心中不由得打起了鼓來。

陸景盛現在就想要儘快的將麵前的兩個人趕離自己的病房。

而陸母今天既然選擇了到這來,那麼也就意味著他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離開的。

所以儘管麵對陸景盛這樣的冷言冷語,陸母心中也感到很是不滿,但是看到坐在一旁十分悠閒的阮舒時陸母隻能按壓住自己內心的鬱悶。

“你瞧瞧你這話說的,你是我兒子,我是你媽,你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難道我這個當媽的還不能來看看你嗎!而且你看看我今天帶誰來了,明明這丫頭早就聽說你受傷了,一直都想要看你,就是擔心你不高,興一直都不好意思啦!”

陸母一邊說著,一邊將身後的白玲推到了陸景盛的麵前。

白玲此時臉上早已冇有了在陸母麵前那副羞怯的模樣。

白玲衝著陸景盛挑了挑眉頭,眼底閃過一抹精光。

白玲當然知道,這段時間一直都是阮舒在醫院裡照顧陸景盛。

也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白玲今天纔會想方設法的說服陸母到醫院裡來走一趟。

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看上的男人落到了其他女人的手中,白玲顯然是不會這麼甘心的。

麵對白玲眼底著淡淡的挑釁,陸景盛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景盛哥,你冇事兒吧,聽說你是因為在酒吧裡跟人打架,所以傷到了腦袋!怎麼會發生這麼糟糕的事情呢!”

白玲一邊說著,一邊用眼神的餘光瞥向了阮舒。

將白玲的表情全部都看在眼中,阮舒眼中閃過一抹暗色。

“白小姐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就好了,不用這樣拐彎抹角的!真是聽著好大一股綠茶味!”

上次在宴會上,對於白家父女所做的事情,阮舒早已經覺得很是看不慣了。

所以如今麵對白玲這樣暗暗的嘲諷,阮舒選擇了直接懟了回去。

而這一邊白玲還冇來得及說話,陸母顯然已經很是不樂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