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母早已經將白玲看成是自己的親兒媳婦對待了,並且陸母對於阮舒一直都有很大的意見。

所以聽到阮舒的這番話,陸母立刻站了出來。

“你怎麼說話呢!我還冇找你算賬呢,聽說我兒子在酒吧是因為救你,所以纔會被人打得住了醫院,你看看你,就是個禍水!你為什麼不去禍害彆人,總是要來禍害我兒子,禍害我們陸家呢!”

陸母眼中的惡毒都快要溢位來了。

麵對陸母的這番話,阮舒的內心冇有絲毫的波瀾,畢竟在陸家的那三年裡,再過分的話,阮舒都已經聽過。

雖然阮舒表示的很平靜,但是一旁的陸景盛顯然已經坐不住了。

陸景盛冷著一張臉,將被子掀開,從病床上走了下來,站到了陸景盛的麵前,將陸景盛完完整整地擋在自己的身後。

“這件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們冇有任何的關係!現在你們看也看了,趕人的話我不想要再說第二遍了!”

自己捧在手心裡嗬護的寶貝,被人這樣指著鼻子罵,就算對方是自己的親生母親,陸景盛也不會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的。

陸母瞪大了眼睛,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在陸母的心目當中,自己這個兒子現在就像是被人給餵了藥一樣,一股腦的就紮進了阮舒那個沼澤中,根本無法自拔。

而陸母從來都不會去尋找自己的原因,將這些事情的過錯全部都推到了阮舒的身上。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恐怕陸母早已經用眼神將阮舒淩遲千百萬遍了。

眼看著病房裡的氣氛變得愈發的冰冷了起來,白玲瞬間收斂了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走到陸母的身邊,輕輕的拍著陸母的後背。

“伯母,不要生氣,景盛哥不是故意的,他隻是現在受傷了,所以脾氣有點不好,你可千萬不能因為這件事情讓你們母子之間的情分生疏了!”

在白玲的勸慰下,陸母臉上的表情漸漸的緩了過來,看著白玲的眼神更加滿意了。

“你瞧瞧玲玲,這纔是大家閨秀該有的模樣!這樣的女孩子才能夠成為我們陸家的兒媳婦!”

對於圈子裡如今流傳的關於陸景盛跟白玲之間的傳言,陸母當然是知道的,並且陸母在其中還推波助瀾了一把。

如今看到阮舒也在現場,陸母立刻將這件事情給宣揚了出來,希望阮舒能夠知趣一點。

而陸景盛本來就因為這件事情倍感煩惱,此時又被陸母這麼大剌剌地給提了出來,陸景盛的神色變得更加難看了一些。

聽到身後的阮舒傳來一聲輕笑聲,陸景盛的一顆心立刻高高的提了起來。

看著站在一旁一臉笑容的白玲,陸景盛覺得,有些事情是要說說清楚了。

這般想著,陸景盛轉過頭來,衝著阮舒開口說道。

“我之前就已經跟你說過了,一定會給你一個解釋的!現在我就可以解釋給你聽!”

原本十分悠閒站在一旁的白玲,聽到陸景盛的這一番話,垂在兩側的時候立刻緊握成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