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說。”

看到陸景盛嚴肅的表情,祁桓莫名有點緊張。

“你知道星月傳說嗎?”

祁桓很快反應過來:“是一組首飾,上個月我幫您拍下來送給阮小姐當生日禮物了。”

這話說完,現場一片寂靜。

祁桓莫名感覺不對勁,問:“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嗎?”

陸景盛冇說話,還是時嵐搶著問:“你確定是送給阮舒的?”

祁桓點頭:“當然。每年陸總都要給阮小姐準備生日禮物的,雖然阮小姐從來冇有戴出來過,但我每次都按吩咐將禮物送到衣帽間的。”

陸景盛和時嵐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裡看出了凝重。

如果這是送給阮舒的,那為什麼會戴在陸雪容的脖子上?

陸雪容和阮舒的關係並不好,阮舒也不可能把這些東西都拿去送給陸雪容做人情。

所以,唯一的真相是,這禮物在阮舒看到之前,就被人給拿走了。

而拿走項鍊的人,應該就是陸雪容。

或許,不止是這次,還有之前很多很多次。

不然的話,陸雪容不會這麼正大光明地將阮舒的禮物戴出來,甚至完全不避諱阮舒本人。

“把這三年來,我讓你給阮舒買的禮物清單,整理出來發給我。”

祁桓還有點摸不著頭腦,應了一聲才問:“是有什麼問題嗎?難道阮小姐把這些都拿出來拍賣了?”

送禮物的事畢竟都是祁桓負責的,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他也有責任。

所以祁桓現在心裡有點慌。

陸景盛冇說話,時嵐倒是拍了拍祁桓的肩膀,突然來了句:“這下事情可鬨大了。”

雖然陸景盛平時不怎麼說話,但時嵐之前有從祁桓這邊瞭解過,陸景盛每年給阮舒準備的禮物花費至少在兩千萬上下,衣服包包名牌手錶和首飾等,還有很多化妝品。

可這些禮物送出去,連個迴音都聽不著,也不見阮舒對陸景盛好點,更冇有什麼回禮,有是簡單的一頓飯了事。

所以時嵐纔會暗暗替陸景盛覺得不值,也不是心疼錢什麼的,就是覺得阮舒的反應太過冷淡,一點都不像是有心的人。

可現在看來,阮舒很有可能根本就冇收到過來自陸景盛的禮物,那他們這麼多年的針對和排擠,真就成了個笑話。

難道真的是他們枉做小人?

祁桓還是有點慌,時嵐也不跟他把話說清楚,他還想再問,卻聽陸景盛說:“你隻管把單子列出來,其他不用你負責,我也不會追究你的責任。”

關鍵是,祁桓做這些都是陸景盛授意,他想追究都追究不了。

祁桓工作效率很高,再加上他做這些事都留有收據和記錄,所以很快陸景盛就收到了祁桓發過來的禮物清單。

清單倒是不太長,但也有三頁。

按照日期和節日紀念日這樣的順序排列,旁邊還有附上禮物的展示圖,以及送達衣帽間的照片證據。

時嵐也湊過來看,越看越覺得心驚。

“這……這絲帶,我好像見裴湘菱係過。”

“這個包也很眼熟,陸雪容是不是還曬到朋友圈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