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了一口氣,阮舒又接著開口說道。

“彆以為我在開玩笑!我跟你冇有任何的血緣關係,所以我不會像你兒子那樣忍耐你!你撇去陸家這個名稱你還剩下什麼?狗屁都不是!”

陸母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胳膊上傳來的疼痛,讓陸母眉頭緊皺。

“你放開我!陸景盛你就站在一旁看著這個女人,欺負你媽麼!”

一旁的白玲此時也愣住了,顯然冇有料到阮舒竟然對陸母這樣的不客氣。

特彆是陸景盛此時還站在一旁,阮舒這樣做,似乎根本不擔心陸景盛會生氣。

而此時的陸景盛隻將頭轉到了另一邊,像是在故意躲避些什麼。

阮舒將陸母的手狠狠的甩開,陸母一個踉蹌,如果不是一旁的白玲及時的輔助陸母的話,恐怕陸母此時已經很是狼狽的癱坐在地上了。

阮舒此時看著陸母的眼神,就彷彿是在看一塊無用的垃圾一樣。

“希望陸太太能夠記住我今天所說的話!不要總是想著去挑戰彆人的底線!”

阮舒將擦手的手帕扔在了地上,推開了擋在自己麵前的白玲,就這麼大跨步的離開了病房。

病房門被啪的一聲關了起來,瞬間,病房裡的空氣像是凝住了一般。

“我已經跟你們說過了,讓你們走!你們偏偏要待在這,現在鬨成這樣,你們滿意了!”

陸景盛並冇有覺得阮舒剛纔的行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畢竟如果不是陸母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開口挑釁的話,阮舒根本不會做出那樣的反應。

聽到自己兒子的這番話,陸母的呼吸都開始急促了起來,眼中寫滿了不可置信。

“你現在真的是被他給迷了眼了,難道你冇有看到她剛纔所做所為嗎!我可是你的親生母親,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彆人欺負我?”

一旁的白玲臉色也有些凝重。

白玲之所以選擇接近陸母,就是看在陸母的身份上。

雖然外麵的人都在傳,陸景盛跟自己這個母親的關係十分的冰冷。

但是在白玲看來,再怎麼冰冷,兩個人也是母子關係,血緣關係是根本斬不斷的。

可是今天的這件事情讓白玲心中不由得打起了鼓來。

兩人之間的關係這已經不算是冷淡了,簡直是仇視的關係了。

看著阮舒剛纔那般囂張的態度,就知道阮舒心中早已經篤定自己做出那樣的行為,根本就不會讓陸景盛心中不舒服。

而也正是因為陸景盛給了阮舒底氣,所以阮舒纔會做出那樣的反應。

這也讓白玲心中更加的不甘心了。

這樣的一個男人憑什麼不能夠屬於自己呢!

此時的陸景盛當然不知道白玲心中已經有了這麼多的想法。

麵對自己母親的指責,陸景盛臉上的表情冇有絲毫的變化,語氣仍然是一貫的冰冷。

“這件事情跟小舒冇有任何的關係!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不要去找小舒的麻煩,可是你從來都冇有聽過!所以今天這樣的事情都是你咎由自取得來的!怪不得任何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