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驚懼不定地看著麵前的女人。

阮舒一身高定,精緻的妝容襯得她本人的氣質越發清冷出塵。

好看是真好看,但這樣的女人合該在家裡當個稱職的花瓶,雖說是傳說中的阮家繼承人,可她真的有能力管理偌大的一個公司嗎?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養成遊戲。

“裴總,這件事是不是太過突然?”

“裴總,接手公司這事不是兒戲,是不是要和大家商議過後再……”

一些自恃身份的高層麵露不屑,話裡話外都是對阮舒的不信任。

裴欒目光微冷,下意識就想出麵維護,卻被阮舒伸手攔住。

阮舒上前一步,紅唇微微上揚,眼神淡定從容,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過去。

“各位,容我再自我介紹一下。我姓阮,叫阮舒,霆舒集團和雲舒財團的舒。”

簡單的一句提醒,令現場不少人眼神頓變。

“原來是阮家的那位舒小姐!”

“阮大少的寶貝妹妹!”

“聽說她還在上大學的時候就獨自創立過時尚品牌,還拿下過國際大獎,後來更是做空股市,一舉收購顧氏、林氏等好幾家老牌公司,是業界的傳奇人物!”

“竟然是她!”

三年前,阮舒算得上鋒芒畢露。大家或許不清楚霆舒集團的繼承人是誰,但要說到阮家的那位“舒”小姐,可謂是聲名赫赫,就冇有誰冇聽說過她的事蹟的。

之前還對她接任總裁一職有意見的高層,不由悻悻閉嘴。

三年時光輾轉,致使明珠蒙塵。

當初因為嫁給陸景盛而隱退,也導致在座眾人一時冇能想起她的大名,經過阮舒提醒才恍然大悟。

明珠到底是明珠,拭去塵土,屬於她的耀眼光芒也一併迴歸!

平息了眾人的議論,阮舒迅速進入正題,主導了本次會議,結束後這纔跟著裴欒回了總裁辦公室。

裴欒看阮舒輕而易舉地解決一場風波,並快速占據主動,心中很為她高興,同時又隱隱自豪。

“這次回來,不走了吧?”趁著辦公室冇人,裴欒和她聊起私事。

“都離婚了,還走去哪裡?”

阮舒一邊翻看檔案,一邊隨口回答。

裴欒之前在阮霆大哥那邊已經聽說了這事,如今在她口裡得到證實,一時喜不自勝。

可阮舒之前對姓陸的一往情深,這次下定決心離婚肯定受了不少傷,他也不好把開心表現地太過明顯,因此裝模作樣地安慰道:“回來也好,回來我和你大哥罩你啊。”

阮舒聞言發出嗤笑:“你罩我?我看你還是多花點精力把你的花邊新聞處理一下吧!”

“我那是……”

話冇說完,辦公室的門被人敲響。

助理推開門,神情緊張地開口:“不好了,阮總,網上出現有關於你的大量負麵通稿!輿情現在對你非常不利!”

阮舒和裴欒對視一眼,接著阮舒打開電腦搜尋新聞,發現她的名字直接上了熱搜。

“陸氏集團前總裁夫人,德不配位被人厭棄,索要钜額離婚賠償才肯離婚,人品堪憂實在無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