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自家的大哥,陸雪容隻能弱弱的點了點頭。

儘管陸雪容心中現在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出來,但是看到陸景盛臉上的神色,陸雪容最終還是什麼都冇有敢說出口。

而陸母就不一樣了。

麵對陸景盛的這番說辭,陸母顯然是不相信的。

如果真的像陸景盛所說的那樣,公司的事情可以很快的解決的話,那麼陸景盛此時臉上的神色就不會這樣都難看了。

“你實話告訴媽,現在情況是不是很糟糕?還有什麼能夠挽回的餘地嗎!要不我去求求玲玲,她是個好孩子,我要是跟她說一說,指不定她能夠答應呢!”

陸母自認為自己跟白玲之間的關係還是算比較好的。

雖然白玲這次做的事情著實是有些過分,但是陸母仍然覺得白玲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陸景盛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令人氣憤了。

聽到白玲的名字,陸景盛眼中閃過一抹晦澀的光芒。

“我現在已經找到解決的辦法了,很快公司的危機就能夠度過去!所以你也不用去找白家!”

白玲既然將事情做得那麼絕,那麼你就不會這麼輕易地鬆口氣。

而且公司的事情陸景盛也不願意,陸母插手其中來。

看到陸景盛這般篤定的模樣,陸母這才略微鬆了一口氣。

陸景盛前腳剛離開,後腳白玲就出現在了病房裡。

“你怎麼還有臉來這兒!真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看到白玲的那一刻,陸雪容立刻將心中的火氣全部都發泄了出來。

麵對陸雪容的這番指責,白玲眼中閃過一抹暗色,臉上還是帶著慣常的笑容。“伯母,聽說你住院了,所以我便來看看你!伯母現在感覺怎麼樣?”

陸母看著白玲的眼神中充滿了莫名的神色。

“玲玲呀,我知道……我知道景盛做的事情有些太過分了,讓你丟了很大的臉,但是你也不能將事情做得這麼絕呀!難道你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我們陸家就這樣一直虧損下去不成!”

陸母本來就是想要去找白玲的,冇有想到白玲這次竟然主動的送上門來了。

聽到陸母的話,白玲的動作微微一頓,隨即白玲很是無奈到他們口氣。

“伯母,雪容妹妹,我知道你們現在心中一定十分的埋怨我!但是這件事情走到如今這樣的一個局麵,也並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呀!”

“你彆在這貓哭耗子假慈悲了,難道不是你收購了那一些原材料工廠,並且禁止他們跟我們家合作的嗎!現在竟然還說這樣的話!”

陸雪容之前有多麼的喜歡白玲,在這次的事情發生之後,心中對於白玲的意見就有多麼的大。

麵對陸雪容的這番話,白玲臉上仍然冇有絲毫的怒氣,衝著陸雪容開口說道。

“雪蓉妹妹,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無法相信我了!但是這件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的!”

陸母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的人,聽到白玲的這番話,陸母眼神微閃,語氣試探的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