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霆並冇有想要隱瞞些什麼,很是直截了當的說了出來。

不用詢問阮霆,阮舒就已經知道結果了。

如果阮霆選擇了出手相助的話,那麼如今陸氏集團的風險早已經被化解了。

但是現在陸氏集團很多產業都麵臨著停工的危險,那麼也就意味著陸景盛跟阮霆的那次談判恐怕是冇有任何的結果的。

“大哥,我想讓你幫我個忙!”

“你是想要去幫陸景盛是嗎?”

在阮霆的眼神下,阮舒隻覺得自己心中的那些小心思根本就無法藏住。

阮舒有些刻意的咳嗽了兩聲,語氣也變得遮遮掩掩了起來。

“大哥,這件事……怎麼說也是跟我有關係的!所以……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局麵變得這樣多糟糕!”

阮舒這樣的話,顯然是無法說服阮霆的。

“這是陸景盛自己做出的決定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而且也是他自己招惹上了白玲,既然如此,如今造成這樣的局麵,他就應該自己去承擔,而不是讓你在背後去幫忙!”

阮舒咬了咬下嘴唇,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樣的回覆。

兄妹倆之間陷入了沉默,最終還是阮舒無法耐下性子來。

“大哥,難道你忘了嗎,我公司還有一個項目在跟他們公司合作!如果他們公司就一直這樣落敗下去的話,那我的那個項目豈不是也要黃了!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我付出那麼多心血的項目,就這樣冇有任何的結果嗎!”

阮舒說完用一雙可憐巴巴的眼睛就這麼看著阮霆。

其實兄妹兩個人心裡都十分的清楚,這樣的說辭不過是藉口罷了。

而阮霆心中更是清楚這一點。

但是麵對阮舒這樣低聲的哀求,阮霆最終還是軟了下來。

“算了算了,這件事情你想怎麼處理?你就去辦吧!我會讓我手底下的人協助你的!”

阮舒眼中綻放出一抹即亮的光彩,衝到阮霆的麵前,狠狠的抱住了阮霆。

“大哥你真的太好了!我愛死你了,大哥!”

看著阮舒風風火火離開的背影,阮霆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著阮舒就這麼一步一步的又重新走上了舊軌,阮霆心中的感情也是十分的複雜。

……

“陸總,阮小姐來了!”

陸景盛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向辦公室外走去。

看到陸景盛的第一眼,阮舒眼底閃過一抹晦澀的光芒。

雖然兩個人不久之前才見過麵,但是此時的陸景盛渾身都寫著疲憊二字。

眼底的血絲都快要遮不住了。

這副模樣的陸景盛也讓阮舒更加明顯的感覺到了這次危機的困難。

儘管此時的陸景盛被各種事情壓得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但是在麵對阮舒的時候,陸景盛仍然嘴角帶著笑容。

“你怎麼來了?聽說你前段時間出差了,好不容易回來怎麼不在家裡好好的休息休息呢!”

聽著陸景盛用這樣關懷的語氣跟自己說話,阮舒隻覺得心頭微酸。

“今天找你來是有點事情要跟你說的,我們去你辦公室裡說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