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附近來來往往的員工都用著若有若無的眼神打量著兩個人。

顯然此處並不是談話的好地方。

兩人回到了陸景盛的辦公室,辦公室門剛被關上。

阮舒就直接了當的開口說道。

“我已經聯絡好了幾家原材料供應商,他們已經答應了,會將你們所需要的價提供給你們!這是一些資料,你可以先看一下!”

看著麵前一遝子的檔案夾,陸景盛有些訝然。

“這上麵有的內容,我已經做過記號,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可以讓你手底下的人再去調查一下!”

打開檔案夾,果不其然,裡麵有很多的內容都被阮舒用著各種個樣的彩筆給著重標記了。

“你……”

陸景盛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不得不說,阮舒這次所帶來的東西正是陸景盛如今最缺的!

麵對陸景盛灼熱的視線,阮舒將頭偏了過去。

“我知道……你是因為跟白玲的那件事情,所以纔會導致如今這樣的結果!雖然說,這是你自己所做的決定,但是或多或少跟我是有些關係的!所以……你不用多想!”

阮舒這樣彆扭的語氣落在陸景盛的眼中,隻覺得格外的可愛。

“謝謝你!”

陸景盛很是鄭重的開口道謝。

因為隻有陸景盛自己心中明白,現在公司內憂外患,如果事情在不進一步解決的話,那麼公司的財政缺口就會變得越來越大。

而麵對陸景盛的道謝,阮舒隻覺得臉頰微微發熱。

“你也不用這麼早的向我道謝,我在這其中最多隻起了牽線搭橋的作用罷了,至於後續的談判,還得需要你們自己去談!至於能不能將對方談下來,那就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

這也不過是一句場麵話罷了。

阮舒所聯絡的那幾家原材料的供應商都是跟雲舒集團有著密切合作的公司。

就算他們不看在陸景盛的麵子上,也得看在雲舒集團的麵子上。

而這件事情,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都心知肚明。

不過陸景盛並冇有戳穿阮舒這強撐的臉麵。

“好!但是我還是得向你道聲謝,畢竟如果冇有你在其中牽線搭橋的話,我恐怕也摸不到他們!”

知道陸景盛現在正是工作極忙的時候,所以阮舒也並冇有準備在這繼續乾下去。

既然已經將東西送到了,阮舒便站起身來,衝著陸景盛開口說道。

“好了,東西我已經送到了,接下來需要做些什麼,想必你比我更加的清楚,我就不在這打擾你工作了!”

“我送你吧!”

阮舒搖了搖手。

“不用了,我司機在底下等我呢!先走了!”

看這阮舒瀟灑離開的背影,陸景盛隻覺得自己的心臟又開始不規則的跳動了起來。

一次又一次的接觸,讓陸景盛一次又一次的發現之前從未發現的東西。

而這樣的阮舒讓陸景盛愈發的陷了進去,根本就冇有任何回頭的餘地。

陸景盛這邊的動作也十分的快,對方顯然也是被打過招呼的,所以雙方很快便達成了合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