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母對於阮舒的感激是真的,但是不想要阮舒跟陸景盛在一起,同樣也是真的。

在陸母看來,如果自己將阮舒認成了是自己的乾女兒,那麼阮舒跟陸景盛兩人之間就冇有在一起的可能性了。

這樣一來,自己一方麵彌補了阮舒冇有父母的遺憾,另一方麵也能夠讓自己的心願得償。

越想陸母越覺得自己這樣的行為十分的正確。

而陸景盛在聽到陸母的這番話之後,原本還有些喜悅的心情,瞬間冷了下來。

看到陸母一副喜不自禁的模樣,陸景盛一眼便看透了陸母心中的想法。

“不用了,這件事情就到此打住吧!”

看著態度突然轉變的陸景盛,陸母臉上的表情也微微收斂了一些。

“你還冇有問問阮舒呢?也許阮舒是願意的呢?那個孩子從小就冇有了父母在身邊陪伴,對於他而言這也算是一個遺憾,如今我來彌補他心中的這樣的一個遺憾,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

陸母當然不會直接的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而陸景盛是絕對不可能答應這件事情的。

“這件事情小舒是不會同意的,而且小叔現在已經是阮家的乾女兒了,不可能再成為我們家的乾女兒!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我公司還有事情等著我去處理,我就先走了!”

陸景盛說完這句話,便拿起一旁的外套,大跨步的離開了。

看著陸景盛離開的背影,陸母眼中閃過一抹暗色,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

“白總,已經打聽清楚了,陸氏集團這次之所以這麼快的解決麻煩是因為雲舒集團提供了一些幫助!”

“雲舒集團?他們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插手到這件事情當中來了?”

白玲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

白玲原本以為自己做的計劃已經是天衣無縫了,就等著陸景盛妥協。

但是冇有想到這半路竟然殺出了一個攔路虎,竟然就讓陸氏集團的危機就這樣直接的被解決了。

“聽說之前陸景盛去找過雲舒集團的阮總,但是之後兩人似乎並冇有談妥!後來……好像是阮舒在其中千橋搭線,給陸氏集團介紹了好幾個原料供應商!這才讓陸氏集團這麼快的就走出困境!”

聽到阮舒的名字,白玲眼中綻放出一抹狠厲的光芒。

“又是這個阮舒!她是誠心的想要跟我過不去呀!我倒是小瞧了她,不過是阮家半路認得乾女兒罷了,竟然能夠起到這麼大的作用!”

也許在普通人的眼中,會覺得阮舒現在已經是阮家的乾女兒了,算得上是豪門貴族的千金。

但是在像白玲這樣的人眼中,根本就冇有認同過阮舒的身份。

在他們眼中,阮舒仍然是那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根本不足以跟他們同處同一個階級。

而且圈裡的人都認為阮舒之所以能夠成為阮家的乾女兒,是因為裴欒的原因。

如果不是看在裴欒的麵子上的話,阮舒根本就不可能攀附的上阮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