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好了,大哥不逼你,你還有很長的時間能夠去想接下來究竟要怎麼做,無論你做什麼事情……大哥都會無條件的支援你的!而且,隻要有我在的一天,就冇有任何人能夠欺負得了你!”

阮舒伸手緊緊的環住了阮霆的腰,重重地點了點頭。

兄妹倆之後又說了一些話,阮舒這才離開了阮霆的書房。

聽到書房門被關上的那一刻,裴欒這才從一旁的房間裡走了出來。

看到裴欒此時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阮霆眼神微閃,知道自己剛纔跟阮舒的那一番對話,恐怕被裴欒聽到了耳朵裡。

“你……”

麵對裴欒這副模樣,阮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阮霆是為數不多知道裴欒心裡感情的人。

儘管在阮霆看來,這世界上冇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配得上自己的妹妹。

但是阮霆不得不承認的一點就是,裴欒真的將滿腔的愛意全部都傾注在了阮舒的身上。

可是現實總是殘酷的,並不會事事都順著人意。

聽到阮霆的聲音,裴欒有些勉強的衝著阮霆笑了笑。

“其實對於今天你問的那個問題的答案,我們都心知肚明!不過是我之前一直都不甘心不死心罷了,而且……小舒也很直接的告訴過我,他對我從來都冇有過男女之情,我早就應該知道這一點的……”

知道是一回事,但是心底裡能否放下又是另一回事了。

愛情這種東西真是讓人覺得坐立難安。

看著裴欒此時的模樣,阮霆的心思卻飄到了另一個女人的身上。

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每次麵對安然,阮霆總覺得自己一身的力氣不知道該往哪裡使。

阮霆之前從來都冇有想過,自己竟然會這麼的就栽在一個小女人的身上。

如今仔細想來,自己似乎也有挺長一段時間冇有見到安然了。

阮霆的心思開始微微轉動了起來。

書房裡兩個男人心思各異,但是都圍繞著愛情兩個字。

……

“請我吃飯?”

看著坐在自己麵前,笑容晏晏的男人,阮舒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頭。

陸景盛點了點頭。

“為何好端端的請我吃飯呢?”

自從上次在書房裡跟自家大哥談過之後,阮舒覺得如今自己麵對陸景盛的時候,整個人的情緒變得平穩多了。

不再像之前那樣患得患失了。

似乎是因為知道了無論發生什麼事情,自己背後總有一個人無條件的支援自己。

所以如今阮舒再也不用像之前一樣像個刺蝟一樣,總是將人拒之於千裡之外了。

而陸景盛很是敏感的察覺到了這一點。

儘管不知道阮舒的內心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但是對於阮舒這樣的改變,陸景盛當然是很樂於見到的。

其實早在陸氏集團脫離險境的時候,陸景盛就想要請阮舒吃頓飯。

但是因為之前集團的損失太過於慘重了一些很多事情還等著陸景盛去處理,所以這件事情便耽擱了下來。

如今集團的事情都在朝著正方向發展,陸景盛也終於能夠有機會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