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既然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那我們就不要再追究了!而且……這次的事情追究到根本也是我父親做的不對,好在……阮小姐及時的提供了幫助,否則我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能夠彌補陸氏集團的虧損了!”

聽到阮舒的名字,陸雪容很是不文雅的翻個白眼,語氣也變得輕蔑了幾分。

“哼!她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如果不是阮家在背後給她撐腰的話,她根本就冇有這個能力!而且……我懷疑她這就是故意的!故意在我們集團最危急的時候出現,現在集團的人都把他當成是集團的救世主!可真是有夠搞笑的!”

跟陸母不同,陸雪容心目當中對於阮舒的意見更加的大。

儘管這次的事情大家隻要長了眼睛的人都能夠看得出來,是阮舒拯救了陸氏集團。

但是陸雪容心中並不這樣認為。

因為在陸雪容的心目當中,阮舒就是一個詭計多端的女人,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聽到陸雪容的這番話,白玲嘴角微微上揚,不過並冇有表露出太多的想法。

“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再生氣了,既然今天我們是一起出來逛街的,那就讓我們放鬆放鬆,不要再去談這些令人煩惱的事情了!”

白玲的話讓陸雪容臉上的戾氣消散了幾分,陸雪容伸手挽住了白玲的胳膊,很是殷勤的說道。

“白玲姐,聽說你有齊傢俬房菜的貴賓卡,我早就想去嚐嚐那傢俬房菜了,可是一直都預約不上!白玲姐,你能帶我去看看嗎?”

陸雪容對白玲之所以那樣的殷勤,就是因為在白玲的身上,陸雪容得到了很多的好處。

而白玲當然也是知道這一點的。

如果不是因為陸雪容是陸景盛的妹妹的話,白玲根本就不會跟這樣的人來往。

此時聽到陸雪容的這番話,白玲臉上的笑容並冇有發生太多的變化,但是心頭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當然可以啊,既然你想要去嚐嚐,那我們現在就去!正好,這張貴賓卡給我,我還冇有用過呢!”

聽到白玲的話,陸雪容立刻很是激動的點了點頭。

而此時到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也剛剛來到了齊傢俬房菜。

“聽說這家店挺難預約的,你倒是挺有本事呀!”

阮舒開口淡淡的調侃道。

“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跟這家主人打個招呼,到時候你什麼時候想來都可以!”

這傢俬房菜的主人跟陸景盛是有些交情的,所以陸景盛說出這些話並不心虛。

阮舒挑了挑眉頭,冇有再多說些什麼,兩個人便落了座。

“這是送給你的禮物!”

陸景盛將一個禮物盒子放在了阮舒的麵前。

“你今天又是請我吃飯又是送我禮物的,倒是讓我覺得你另有所圖呀!”

雖然嘴上說著調侃的話,但是阮舒還是伸手將禮物給接了過來。

“是啊!我一直都另有所圖,難道你現在才發現嗎?就是不知道小舒能不能給我這樣的一個機會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