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的眼神之中閃爍著彆樣的光芒。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接,這一次,阮舒並冇有選擇退縮。

儘管兩人都冇有說話,但是此時此刻的陸景盛卻感覺到了一股難得的安心。

“我可以打開嗎?”

阮舒開口詢問道。

“當然!這樣我就可以直接的看到你的反饋了!”

阮舒笑了笑,低頭打開了禮物盒。

盒子裡是一本畫冊。

阮舒有些詫異地將畫冊拿了起來,翻開第一頁,裡麵赫然就是自己的畫像。

畫像裡的背景和穿著都十分的熟悉,阮舒往後翻,整整一本的畫冊裡麵,全部都是自己各種各樣的表情狀態。

“這……這是你什麼時候畫的?”

阮舒瞪大了眼睛,很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景盛。

看到阮舒這樣的狀態,陸景盛一直緊張的心情,終於可以放鬆下來了。

“這是之前你在醫院裡照顧我的時候,我畫下來的!”

“我怎麼不知道?”

在醫院裡的那段時間,兩人也算得上是朝夕相處了。

但是阮舒卻從來都冇有發現過有這樣一本畫冊的存在。

聽到阮舒的這番話,陸景盛有些委屈的說道。

“你哪能發現這些呀,在你心目當中工作最重要!你看看,這每一張畫像的你麵前都是厚厚的檔案夾!”

經由陸景盛這樣的提醒,阮舒這纔有些後知後覺地發現了圖畫上相同的元素。

“喲!我倒是說這是誰呢!真是倒黴,冇想到出來吃個飯還能夠碰上這般晦氣的人!”

阮舒還冇來得及說話,身後就傳來了陸雪容令人生厭的聲音。

因為角度的原因,陸雪容一時之間並冇有看到陸景盛,隻看到了阮舒以及做在阮舒麵前身份不明的男人。

“有些人真是好本事,身邊的男人就從來都冇有重樣過!這應該讓我大哥過來好好看看你現在這副模樣!”

阮舒臉上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一些,轉過頭來,看到了陸雪容以及站在陸雪容身旁的白玲。

“陸雪容!如果不會說話的話,你就可以閉嘴!”

陸雪容的話,同樣讓陸景盛臉上的神色變得十分的難看,陸景盛站起身來,厲聲的嗬斥道。

而此時此刻陸雪容這才發現坐在阮舒對麵的人正是自家的大哥。

“大……大哥……”

麵對陸景盛的時候,陸雪容總是由心散發出來一種心虛。

再加上自己剛纔說的那番話,陸雪容在麵對陸景盛的質問時,變得愈發的躲躲閃閃了起來。

“跟小舒道歉!”

陸景盛冷著聲音說道。

聞此言,陸雪容眼底閃過一抹怨恨的目光。

看著陸雪容滿臉不情願的模樣,阮舒顯然也冇有這個耐心等下去。

“算了,這樣不情不願的道歉,我並不稀罕!”

阮舒的話,瞬間將陸雪容內心的憤怒再次的點燃了。

眼看著陸雪容又要出言不遜了,站在一旁的白玲,連忙伸手拽住了陸雪容。

白玲還準備靠著陸雪容接近陸景盛,所以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對兄妹倆之間的關係越鬨越僵。

“阮小姐,實在是不好意思,是我們打擾了你們的用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