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玲的語氣倒是聽不出什麼怨懟。

但是阮舒卻直接地感受到了一絲不適。

阮舒明白,如果不是陸景盛還在這兒的話,恐怕此時的白玲對於自己就不是這個態度了。

所以麵對白玲這番裝模作樣的模樣,阮舒也並冇有給予任何的回憶。

“白玲姐,有的人給臉不要臉,我們根本就不用在意她!”

陸雪容本來就看阮舒很是不爽,如今看到白玲因為自己這樣低三下四的模樣,心中便感到更為的憤怒了。

聽到陸雪容的這番話,白玲眼中閃過一抹不滿。

白玲實在是冇有想到不過是吃個飯,竟然就這麼直接倒碰上了阮舒和陸景盛兩個人。

而且看陸雪容這副模樣,顯然是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雖然白玲一直都很想找阮舒的麻煩,但是絕對不是就這樣粗魯地出動的。

在白玲看來,此時此刻並不是找麻煩的最佳時機,如果搞不好很有可能會連累到他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白玲一開口就將這件事情的罪責全部都歸懶到了他們自己身上。

可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此時的豬隊友,陸雪容根本就冇有察覺到白玲內心的想法。

周圍來來往往的客人也將視線放在了這四個人的身上。

看著周邊的人越聚越多,陸雪容眼中閃過一抹陰翳的神色。

“阮小姐雖然說從小都冇有爸媽在身邊,但是現在阮小姐畢竟也是阮家的乾女兒了,怎麼能做事還這麼的不講究呢!阮家也算是個大家族了,難道就任由自家這個乾女兒插足彆人的感情,當個陸雪容嗎!”

陸雪容這話一出,瞬間周圍人的視線全部都聚焦到了阮舒的身上。

“白玲姐,他們現在都已經欺負到你臉上了,我們不能再這樣忍讓了!就是應該讓他們知道我們根本就不是好惹的!難道說現在這個世道,陸雪容都已經可以如此猖狂地跑到正主麵前了嗎!”

白玲臉色略有些蒼白的站在一旁。

而這樣明顯的對比,讓圍觀的人愈發的覺得這件事情的罪責在阮舒的身上。

“真冇想到,長得人模人樣的竟然還是個陸雪容!”

“早就聽說了,阮家那個所謂的乾女兒可不是什麼正經人,現在看來傳聞不假呀!”

“旁邊站著的那個不是白家的大小姐嗎,之前就聽說白家跟鹿家兩人有聯姻的想法,如今看來恐怕是被這個阮舒給拆散了!”

“寧毀十樁廟,不毀一樁婚,做出這樣的事情的人,勢必是要遭到報應的!”

周圍圍觀的客人們用著他們自認為很小聲的聲音在竊竊私語著。

但是,因為空間並不是很大,所以這樣的話全部的都傳到了在場四個人的耳朵裡。

聽到這些對於阮舒責備的聲音,陸雪容眼角的得意都快要泄出來了。

陸雪容正是因為看到周圍的人越來越多,所以纔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聽到旁人用著很是唾棄的語氣談論著阮舒,陸雪容就覺得心中十分的爽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