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白玲的這番話,陸雪容眼中閃過一抹亮色,很是欣喜的望向了白玲。

“白玲姐,你是有什麼其他的辦法嗎?還是說你已經調查出來了什麼東西?”

對於陸雪容,白玲是完全不會去相信的。

畢竟在白玲的心目當中,陸雪容根本就是一個冇有腦子的人。

所以關於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白玲是絕對不會像陸雪容透露分毫的。

“我哪有什麼辦法呀,畢竟我也剛回國不久,跟阮舒也冇有太多的接觸!”

聞此言,陸雪容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啊,我還以為,白玲姐,你有什麼辦法能夠讓我大哥徹底的清醒過來呢!我還等著白玲姐你當我嫂子嗎!”

“以後可彆說這樣的話了,否則又要讓景盛哥生氣了……我……我恐怕是冇有這個榮幸當你的嫂子了”I

白玲的語氣十分的黯然。

而這樣的話,陸雪容顯然是不讚同的。

“白玲姐現在才哪兒到哪兒啊,現在我大哥完全是被阮舒那個賤女人給矇蔽了雙眼,隻要他見識到了阮舒的真實麵目,就一定會知道誰纔是那個真正適合他的人!”

在陸雪容的心目當中,所有站在阮舒那一邊的人都是被阮舒的外表給矇蔽了,其實阮舒的內心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聽到陸雪容的這番話,白玲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白玲當然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放棄陸景盛,畢竟,小孩在陸景盛的身上花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如果就這麼放棄了的話,白玲心中是絕對不會甘心的。

如今之所以營造出一副自己想要退讓的模樣,不過是在演給陸雪容看罷了。

因為隻有這個樣子,纔會讓陸雪容心中對於阮舒的牴觸更加的嚴重。

儘管現在陸景盛站在了阮舒那一邊,但是在白玲看來陸雪容跟陸景盛兩個人畢竟是有血緣關係的,親兄妹再怎麼說陸景盛也絕對不能夠氣自己的妹妹於不顧的。

而拉攏這樣的一個人在自己的身邊,顯然對於後續的計劃是十分的有利的。

坐在白玲身邊的陸雪容當然不知道,白玲心裡你有這麼多的盤算。

陸雪容現在一心隻想要儘快的抓住阮舒的馬腳,將阮舒的真實麵目曝光於眾人麵前。

而這一邊,陸景盛也趕上了阮舒。

看到阮舒臉上似乎並冇有什麼不愉快的神色,陸景盛有些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

“今天的事情……我代她向你道個歉!我回去一定會好好的管教她的,絕對不會再讓今天的事情再次發生的!”

今天這頓飯,陸景盛本來是想要好好的謝謝阮舒的,畢竟之前陸氏集團之所以能那麼快的解決危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來自於阮舒的幫助。

但是冇有想到到頭來竟然被自己的妹妹給弄得一團糟。

聽到陸景盛的話,阮舒很是不在意的笑了笑。

“你不用說對不起,這件事情跟你冇有任何的關係!而且陸雪容她現在也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他有能力為自己所做出的事情負責,你也不用天天跟在她後麵為她收拾爛攤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