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知道,陸景盛跟陸雪容畢竟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妹要想陸景盛徹底的不管陸雪容也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但是,阮舒覺得如果再這樣任由陸雪容發展下去的話,很有可能最後會給陸景盛惹上麻煩。

看到阮舒似乎並不生氣的模樣,陸景盛這才鬆了一口氣。

對於自己這個不省心的妹妹,陸景盛顯然也感到十分的頭疼。

陸景盛現在對於陸雪容早已經冇有了之前的放縱,每個月給陸雪容的零花錢也已經縮減了很多。

而這一段時間陸雪容也安穩了許多,陸景盛原本以為,在經曆了那麼多事情之後,陸雪容已經知道了什麼事情是該做的,什麼事情是不該做的。

但是今天的這件事情發生後,陸景盛這才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根本就是錯誤的。

在陸雪容的心目當中已經有了一個根深蒂固的印象,那就是跟阮舒作對!

此時聽到阮舒的這番話,陸景盛眼中閃過一抹橙絲。

正如阮舒所說的那樣,雖然說陸景盛現在已經開始不再放縱陸雪容的所作所為了,但是對於自己這唯一一個妹妹,陸景盛顯然也不是這麼能放得下的。

“也許真的像你所說的那樣,我是時候要讓他獨自去麵對一些事情!”

自己的意見被陸景盛聽取了,阮舒心中倒是輕鬆了一些。

原本這是陸景盛跟陸雪容兄妹倆之間的事情,阮舒本不願意多說些什麼的。

但是今天陸景盛的舉動讓阮舒心中有了些改觀,所以不自覺的便多說了。

“今天這頓飯,恐怕你也冇有吃開心,下次我一定會好好的安排,絕對不會讓今天的事情再次發生的!”

阮舒嘴角微微上揚,衝著陸景盛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畫冊。

“不用了,今天這頓飯也算得上是物超所值了!畢竟,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得到陸總的大作呀!”

在阮舒的有意引導下,陸景盛的情緒也放鬆了下來,看到阮舒這般俏皮的模樣,陸景盛眼底的柔意愈發的明顯了幾分。

陸景盛上前伸手揉了揉阮舒的腦袋,語氣輕柔。

“你喜歡就好!”

……

“你今天怎麼會突然回來吃飯,也不知道跟家裡打聲招呼?”

看著突然回來的陸景盛,陸母很是詫異的開口詢問道。

自從跟家裡的關係不再愉快之後,陸景盛已經很少再回來了。

而陸景盛今天之所以回來的原因是想要跟陸雪容好好的談一談。

正如阮舒所說的那樣,陸景盛覺得如果自己再任由陸雪容這樣的肆意妄為下去的話,那麼指不定哪天就會造成難以挽回的事情。

而且,陸景盛不願意再看到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阮舒的名聲以及心情受到影響。

坐在沙發上的陸雪容聽到陸母的聲音,不由得看向了陸景盛。

看到陸景盛此時臉色不善的望著自己,陸雪容的一顆心,立刻高高的揚了起來。

想到今天中午在餐廳裡發生的事情,陸雪容的眼神便開始飄忽了起來。

陸雪容完全冇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還有後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