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自己之前也做過類似的事情,但是陸景盛最多隻是當場責罵自己一頓之後也就冇有了後一步。

這也是為什麼陸雪容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辱罵阮舒的原因了。

而今天這件事情似乎並不再像往常那樣的簡單了。

看著這對兄妹倆之間的表情變化,陸母的眉頭也微微皺在了一起。

恐怕是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這兩個人之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了,吃飯了都過來吃飯吧,彆在那傻坐著!”

作為一個母親,陸母當然不願意看到自己兩個孩子之間有太多的矛盾。

而陸景盛今天能一反往常地回來吃飯,恐怕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坐在餐桌上的陸雪容一直都低著頭,不願意跟陸景盛的視線有過多的交集。

但是陸景盛今日回來的目的就是陸雪容,所以儘管陸雪容一副十分逃避的模樣,但是陸景盛卻並不會任由陸雪容一直逃避下去。

“今天的事情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聞此言,陸母也將筷子放了下去,看了一眼眼神飄忽的陸雪容以及神色嚴肅的陸景盛,陸母不由的有些擔心的開口詢問道。

“怎麼了?今天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陸景盛放在餐桌上的手指,有規律地敲打著桌麵。

一聲又一聲。

陸雪容覺得這樣的聲音彷彿敲在了自己的心臟處,讓自己的心跳聲都開始變得劇烈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讓她自己說!”

聽到自家大哥這般冷酷的聲音,陸雪容也覺得十分的委屈。

每一次自己在跟阮舒之間發生矛盾的時候,陸景盛總是義無反顧地站在阮舒那一邊,但是明明自己纔是陸景盛的親妹妹呀!

“我怎麼了?難道我今天說的話有什麼不對嗎?之前你明明就是跟白玲姐在一起的,但是就因為阮舒你拋棄了白玲姐,難道他不是你們兩人之間的第三者嗎!每次在發生事情的時候,大哥你都無條件地站在阮舒那一邊,但是你是不是忘記了,我纔是你的親妹妹!那個阮舒現在跟你已經冇有任何的關係了!”

陸雪容眼眶微微泛紅,語氣仍然是一副十分囂張跋扈的模樣,根本就冇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聽到陸雪容的這番話,陸景盛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陸景盛原本對陸雪容還抱著一絲期待,想著事情也許不是像阮舒所說的那般的嚴重。

但是如今看來,自己根本就低估了陸雪容!

陸雪容現在已經完全都要掌握。

如果自己再不加以控製的話,指不定陸雪容得囂張成什麼樣子呢?

“我已經跟你強調過很多次了,我跟白玲之間冇有任何的關係!之前的事情也是你們在無中生有!而且這件事情跟小舒冇有任何的關係,我已經多次的警告過你了,不要再去找銷售的麻煩,但是你卻將我的話當做了耳旁風!你是真的覺得我管不了你了是嗎?”

眼看著兄妹倆之間的氣氛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陸母連忙開口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