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見著事態的發展已經漸漸的變得不對勁,原本坐在一旁的陸母,此時也再也坐不住了。

“景盛,你妹妹年紀還小,所以一時之間衝動做出了不合適的事情,你也不能這樣對待她呀!他從小就長在我們身邊,從來都冇有獨自一個人出去生活過,你這樣突然的將他外派到底下的分公司,他怎麼可能能夠適應得了呢?”

對於自己這個唯一的女兒,陸母還是很心疼的。

否則陸雪容如今的脾氣也不會這樣的驕縱。

但是這件事情陸景盛在心裡已經下定了決心,所以儘管聽到陸母的這番話,陸景盛也冇有絲毫想要改變的模樣。

“媽,你都說了,他從來都冇有獨自一個人出去生活過,那就更有必要要去好好的嘗試一下這樣的生活了!否則他會根本認不清自己!他會覺得,如今所得到的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並且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覺得天底下所有人都比不上他!”

陸景盛的語氣十分的冰冷。

“所以追究到根本你還是站在了阮舒這一邊,就是因為我說了阮舒幾句不好的話,所以你現在要這樣對待你自己的親妹妹是嗎?”

陸雪容的眼眶已經紅了起來,眼神灼灼的盯著陸景盛。

聽到陸雪容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阮舒的名字,陸景盛眼中閃過一抹不耐煩。

“我不想再跟你說第3遍了,這件事情跟小舒冇有任何的關係!我再給你兩天的時間,將你的東西全部都收拾好,兩天後直接去底下的分公司!我已經跟人打過招呼了!”

陸景盛下了最後一道指令。

“我不去!我可是陸家的大小姐,竟然讓我從基層乾起,這要是被我那些朋友知道了,他們一定會在背後嘲笑我的,我絕對不會去的!”

一想到自己從此以後就要被整個名媛圈孤立,陸雪容都快要陷入瘋狂了。

事情發展到如今這副模樣,陸雪容竟然還這般的在乎彆人的看法,陸景盛覺得很是失望。

在陸景盛看來陸雪容整天混著的那個所謂的名媛圈,根本就是一群隻會八卦的長舌婦吧了。

一個個享受著家庭的庇護,但是卻整天不乾實事,隻會在背後嚼人舌根。

“你不去也可以!”

陸景盛的話讓陸雪容眼底閃過一抹級亮的光彩。

陸母也略微鬆了一口氣,好在陸景盛冇有將事情做絕,這件事情應該還是有轉圜的餘地的。

但是陸景盛的下一句話,立刻又給了陸雪容一個狠狠的重擊。

“如果你不去的話,從現在開始我就會斷了你每個月的生活費,到時候你想要要錢就得自己去掙!我也不會讓媽在背後給你任何的資金提供!”

陸景盛的話瞬間讓陸雪容僵在了原地。

之前因為裴香玲的事情,陸雪容原本每月無限製的花費已經被陸景盛給控製住了。

這也讓陸雪容在圈子裡的生活變得舉步維艱了,起來。

如果陸景盛真的要將自己每月的生活費扣下的話,那麼陸雪容在這個圈子裡根本就無法再走下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