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陸母也知道,如果再讓陸雪容這樣的的士阮舒的話,陸景盛接下來會做的事情恐怕會更加的過分。

所以陸母也隻能儘可能的去勸說陸雪容。

陸雪容在聽完自己母親的這番話,淚水流得更多了。

“媽媽,難道你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我去受苦嗎?憑什麼你們所有人現在都站在了阮舒那一邊!我根本就什麼都冇有做錯!”

事到如今,陸雪容仍然是一副死不悔改的模樣。

看著自己女兒這副瘋狂的模樣,陸母心中也覺得十分的心疼。

“好了好了,你這段時間在家裡乖乖的呆著,不要再惹你大哥生氣了!現在你大哥正在氣頭上,你這樣跟他對著做,他隻會對你更加的不客氣!我會跟你大哥好好的說一說的!”

聞此言,陸雪容的哭泣聲略微小了一些。

但是想到陸景盛剛纔那般嚴厲的模樣,陸雪容的語氣也變得不確定了起來。

“可是……可是大哥已經說了,這兩天就會把我送到底下的分公司去!媽媽你要儘快的跟他說呀,否則我真的就要去那樣的破公司了!”

這次的事情跟以往的事情都很不一樣。

之前陸景盛就算再生氣,也不會對自己這般的眼裡。

而這一次,陸雪容隱隱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陸母隻覺得自己的太陽穴隱隱作痛,自己家在兒子跟女兒中間,陸母顯然也覺得十分的糾結。

但是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陸雪容到底下的那些小公司去受罪,陸母顯然也是做不到的。

陸母伸手輕輕地拍了拍陸雪容的手背。

“你放心吧,媽媽一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去受苦的!”

看著陸母眼底的堅定,陸雪容這才略微放鬆了一些。

而白玲在陸雪容的口中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也覺得十分的詫異。

“真的嗎?你大哥真的準備這麼做!”

電話這邊的陸雪容語氣十分的迫切。

“是真的!大哥這次實在是太過分了,就這麼直接的站在了我的對立麵,根本就不顧及我的想法!白玲姐怎麼辦呀?難道我真的就這樣被我大哥給扔在了底下的小公司嗎?我真的不能去!那種地方根本就不是人呆的!”

聽到陸雪容的話,白玲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

白玲倒不是擔心陸雪容的處境,而是擔心自己的這步棋是不是走錯了。

之前白玲以為無論陸雪容做了什麼事情,陸雪容畢竟是陸景盛的親生妹妹,陸景盛就算再生氣也不會對自己的親生妹妹做些什麼的。

但是如今看來,陸景盛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加的理智以及冷靜。

並且,這件事情還透露出了一個重大的資訊。

那就是在陸景盛的心目當中,阮舒真的占據了很重要的地位,這樣的地位是旁人很難動搖的。

聽到電話那邊的白玲半天不出聲,陸雪容不由的再次著急的喊道。

“白玲姐,你快幫我想想辦法呀,我大哥已經說了,兩天之後就要把我派到底下的那些破公司裡去工作了!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被陸雪容聒噪的聲音吵的有些心煩意亂的。

白玲耐著性子安慰道。

,co

te

t_

um-